櫻影晴


*用爱谈人生
*甜饼啊是甜饼

==================================

太宰治生来就有一张人见人爱的英俊皮囊,散乱的浏海下是一双轻佻柔情的狭长鸢眸,面容白皙俊美,风度翩翩,个高又腿长。当别人正在说话的时候,他总会专注地注视着对方用心倾听,那副模样更是让人对他的印象分数蹭蹭直升,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出了社会後都是标准的风云人物,可最令人扼腕不已的是他早已有了男朋友,两人还是发小,每日黏在一块儿也不腻,感情反倒是越陈越香。

     ...

其实现在对我来说写小说已经不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以前总拼命的写,想着要进步进步再进步,读书都没那么拼过。

我想说的是,取关随意,我是一个无法频繁更文的作者,这一次是在菲律宾念书三个月,下一个读书的国家是爱尔兰八个月,在爱尔兰我开始必须担忧自己的食衣住行,更没有时间码文。

自从这个瓶颈卡了快半年的时间,我经常觉得我的质量与文笔完全不符这个粉丝数,也就是玩玩老梗罢了,当然可能对你们来说是我矫情啦,不过我是一个表面上有自信的人,但私底下把自己训个好几遍为什么写出这么没质量的文。

我的粉丝数其实大多都是僵尸粉,我曾经想过要清理,但转念一想,算了,这也是一种缘分,就放置不管吧。我很想在乐乎这儿认识...

*肾虚公子的恋爱史
*没有罗曼蒂克的爱情
*这是一个围绕於如何顾肾的故事
*此篇特别献给我的好姬友CP @七怨訣(yukin) ,七晴不败

=====================================


         坂口安吾觉得腹部肠胃的那一块区域开始隐隐作痛,简称胃痛。

        他手里捏着咖啡杯,拇指下意识地摩擦着杯身,坐立不安,即使此刻身处於异能特务科特别合作的私人诊所里头,依旧是浑身不对劲,左边眼皮直跳。

 ...

*最近身处国外没啥时间能够生文,谢谢妳们的不嫌弃(笔芯
*实不相瞒我最近呈现半退坑状态,但我除了文豪还真的没什么东西没写啦,入坑太深回不去了。

====================================

「你想好要什麽新年愿望了吗?」中原中也漫不经心地问着,手里握起中岛敦因为寒夜的气温变得冰冷的手指,并且搓揉了几下试图让他的手暖和起来。

中岛敦双颊冻得红通通的,他抬头望了一眼中原中也,感觉自己的手指也因为中也的搓揉动作变得暖和许多,下意识地开口道,「中也先生,愿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

我不要什麽千奇百怪的愿望,单纯就是要你平平安安便好,况且我的人生中即使仅有你一人伴我一生...

*太宰性转
*不知所云的东西

======================================

哦,那个男人我偶尔会想恶趣味的挑逗他,白皙手指涂满廉价劣质的鲜红色指甲油,一点一点地紧贴着他的大腿游走而上,轻柔抚上他灼热的下身,在男人动摇的眼神中,巧笑倩兮。

玛格利特.杜拉斯的《情人》被胡乱扔在桌底,中原中也将我抛到沙发上,手臂扶在我的腰侧,侧过脸亲吻我的脸颊,抓开了我手腕上的绷带,我举起伤疤遍布的手腕去搂他的脖子,不断咯咯笑着,指尖狠狠刨刮他裸露结实的颈项,张口刻意去咬他的咽喉,如同野兽撕咬猎物的咽喉那般,我是发了疯似意图死去的女人,这个男人却不让我如愿,我恨死他,我要他为我而...

*我居然产出来了
*又欺负了广津大叔
*荻野真实力宠夫

====================================

        其实太宰治是不太喜欢看电影的,若提到约会,以往他总要千方百计把女方拐到顶楼看烟火,或是一起去海边捡贝壳,再来措不及防地来一句,「亲爱的,我是否拥有这个荣幸与妳殉情——」,对他来说这是极致艺术的浪漫,能与美丽的小姐一同殉情,他求之不得。

        人家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太宰治在与荻野真婚後也多少切身感受到...

【太X自】您的好友殉情狂魔已上线

我就是得夸夸我家 @塔子_Tazi ,这么美的荻野真她也画得出来,文写得好,人也好,cos的太宰还苏得我不要不要的,我就是要把这小仙女夸上天不可。

如果她是个汉子我早就架起来冲去扯证了(# ゚Д゚)(泥垢

*神经病意识流
*或许是十米长糖刀

========================================

        
        我想自己大概欠中原中也一束玫瑰,一封情书,一枚婚戒,一个誓言。

        我没能与他同日生同日死,死神不愿眷顾我,上帝不愿怜惜我,令我痛苦的持续苟活於世。

     ...

*太宰治X自创女主
*可喜可贺更新了
*怒撩红叶大姐(不是

=======================================

        隔日,太宰治带着正树去侦探社上班了,而荻野真则是到自己经营的花店去,顺手搞定了几张电话订单,她跟店里打工的小哥要了一支菸,独自步至店外抽菸。

        跟太宰治的协议尚未真正达成,况且只是抽一根菸也不算太过份吧,荻野真嘴里叼着菸,完全不觉得心里有一丝违反交易的愧疚,很是惬意地拎起浇花壶给放在店外...

*都市paro
*预计中篇小说
*太宰治生日快乐

本文原名《烟灭》,这种文艺范儿求的是慢慢磨的耐心,别整天车车车啊(#

========================================

        能再度见到太宰治,中原中也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性,只不过这中间也大略过了四年左右,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还没等到所谓的时间冲淡一切,那混蛋又回来了。


        中原中也的指缝中夹着一根烟,烟头燃起缕缕薄烟,他抬手狠狠吸了一口,又慢慢吐...

1 / 4

櫻影晴

我這老屁股,一年不如一年啦。

© 櫻影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