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影晴

【太中/双黑】那些最温柔的事

*双黑太中
*用爱谈人生
*首领宰X干部中
*我流ABO设定

=================================

        中原中也怀孕了。

        真要从头说起来,中原中也并不是第一次和太宰治做爱,尤其太宰治当上首领之後,索要的次数变得越来越多,在中原中也Omega的发情期间,这样的情况更是频繁,而太宰治也为避免中也在任务途中发生意外,不容反抗地强制给予暂时性的短期标记。

        他们相互纠缠了将近十年的时间,不谈情不说爱,也从未吐出任何一句“我爱你”这种话,可偶尔两人做爱结束後,太宰治便会搂着他一遍遍地温柔亲吻,从额间慢慢沿路吻上嘴唇,给人一种彷佛被深深爱着的错觉,教人沉沦其中,尽管他不愿相信,也嗤之以鼻。

        红叶大姐总劝他别和太宰治走得太近,小心衡量与首领之间的距离。但中原中也是无所谓的,反正他自认为不会爱上那个该死的青花鱼,他巴不得太宰治早点自杀投胎去。

        只不过在几次没有做好避孕措施的状况下,中原中也意外怀孕了,刚开始怀孕的那几个月他的脾气相当暴躁,无法抑制地对太宰治怒声发洩,声嘶力竭,时常难受的反胃乾呕,情绪波动大起大落,两人也因此冷战了几个礼拜,完全不说话不对眼,直到中原中也在办公室昏倒送医後,太宰治才知道中也怀孕了。

        在得知消息的当下,中也看见太宰治露出茫然失措的神情,那副怪异的模样令他印象深刻,一向运筹帷幄的太宰治竟然会露出无助恍惚的表情实在可笑得很,他是不懂,这有什麽好无助的?难道他堂堂一个首领大人养不起孩子?

        “你想打掉这个孩子吗?”中原中也望着眼前的黑发男人,语带讥讽,“看你这副德性,似乎是不想要吧?”

        太宰治一时没有说话,仅是缓缓地低下头,一双狭长漂亮的鸢眸彷佛失了焦,蒙上一层朦胧模糊的雾气。
       
        “中也。”他开口,飘然的语气犹如梦呓,“生下来,我养。”

        这世上本就存在着许多Alpha与Omega成就一段佳话的美好故事,只是这些佳话在黑手党里等同是笑话,在这样污浊不堪的环境谈儿女情长根本是痴人说梦,所以中原中也从没想过,太宰治会对他说这种话。

        ——生下来,我养。

        听到这句话的那瞬间,中原中也这才猛然发觉,自己其实早已开始心软动摇了。

        “行。”中也淡淡地道,“我生下来便是。”     

        十年的缠绵暧昧,终究是选择妥协纵容。

        中原中也在这段日子暂时卸下干部的工作,在家里独自一人昏昏沉沉地想着自己究竟是为了什麽而留下孩子,为了太宰治?不可能,对於他完全谈不上喜欢,那到底是为了什麽?

        然後,他突然想起太宰治当时手足无措的模样。

        该死。他啐了一声,恨恨地将桌面上的东西全数横扫在地,整个人躺倒在沙发上,闭上双眼之後,便逐渐地昏睡了过去。

        待中原中也意识清醒过来时,一睁开眼,映入眼簾的是太宰治低着头轻手轻脚地收拾着地上被他全数横扫在地的东西,清理玻璃水杯的碎片,擦乾水渍,整个过程只发出细微的碰撞声,就怕干扰他的睡眠。

        他怔怔地注视着太宰治神情专注的侧脸,脑里想起了这十年来的种种一切。

        少年时期稚气未脱的太宰治、刚成为干部的太宰治、挚友离世的太宰治、加入侦探社的太宰治、回到黑手党当上首领的太宰治,搂着他温柔亲吻的太宰治,这男人硬是满满占据了他的半生年华,简直像是一种毒,侵入他的血液,温柔地蜿蜒扩散至全身神经,逼得他近乎发狂。

        为何你先前不顾一切地投向光明,却又甘愿再度重归黑暗?

        “太宰。”他突然唤了一声。

        太宰治闻言抬头望向他,静了半晌,才出声问道,“醒了?身体还好吗?”

        中原中也闭了闭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哑声轻道,“太宰,吻我。”

        太宰治怔然,但他并未思考太多,朝中也凑近过去,低头亲吻他的嘴唇。

        橙发Omega身上特有的柔软清香令太宰治下意识地搂紧他纤细柔韧的腰肢,用力加深了这个吻,而中原中也同样抬手揽上太宰的颈项,沉默无声。

        他爱太宰治吗?或许是爱的,自从太宰治离开黑手党後,他依旧孑然一身,等着那个混蛋重归黑手党,这麽一等,便是十年。

        明明我一会儿恨你,一会儿咒骂你,一会儿气得咬牙切齿,一会儿难受得要命,我却还是死心塌地的爱你。

        “中也。”耳边忽然传来太宰治的声音,“为了我,把孩子生下来行吗?”
       
        中原中也嗤笑一声,“不是本来就说了我会生下来吗?”

        “不是。”太宰治淡声答,“我要你为了我而生,并非是不情不愿的生下孩子。”

        太宰治轻轻捉住中也的手,低磁清隽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倦怠沉重,“你或许不曾认为,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可我是打从心底希望你怀上孩子的,毕竟只要真正有了孩子,我才能真正安心下来。”

        “——你说什麽?”

        中原中也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太宰治又按住他的肩膀,目光紧锁着他,低声道,“中也,你讨厌我、喜欢我都好,我只想与你共同拥有一个孩子,仅此而已。”
 
        “为什麽?”中原中也微眯起眼,怀疑的问,“太宰,你的动机到底是什麽?难不成是想要趁机捉弄我吗?”

        太宰治一听,仅是弯唇微笑,温柔多情的鸢眸深幽似海,彷佛要将人溺毙於其中,狭长漂亮的眼尾浅浅上扬成好看的弧度,一种惊心动魄的诱惑。

        “大概是因为等你的日子太难熬了,中也。”他说。


        我在等你爱我,等着你步步向我走近。


        曾经他们太年轻,只顾着厌恶彼此,排斥对方,却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掏心掏肺的爱上那个名为中原中也的小个子,糊里糊涂浪费了十个年头,可至少他能在漫长而孤独的岁月里,无怨守着这份执念一辈子。


        爱意缱绻入骨,在无形间恣意张狂的扎根丛生。


        中原中也注视着眼前的男人,在昏暗的室内,男人的鸢色眸子越发深沉幽黯,那副表情流露出来的神色彷佛正在期待着什麽,却又迟疑着不愿再迈步向前。

        中也顿时发觉,在太宰治那张漂亮的皮囊下,骨子里仍是个害怕受伤的可怜家伙,不管经历了多少年的风风雨雨,他仍旧是一个胆小鬼。

        他忽地笑了,抬手揉了揉太宰治的脸颊,撇嘴道,“行了,就当我同情你,勉勉强强说声喜欢你吧。”

        太宰治不禁笑得眉眼弯弯,低下头去亲他,中原中也自然是骂骂咧咧踢着脚要挣扎,但又被男人紧紧抱住,得到一个令人喘不过气的亲吻。


        ——我是爱极了你啊,中也。

  
      爱能浅薄亦能深沉,我原本不信仰爱,更不信至死不渝的盲目爱情,可有些人爱了就是死心眼儿的一辈子,忘不掉,也断不了,教人为此肝肠寸断。


      
        世上那些最温柔的事,莫过於一生的等待。

       

 

【END】

###

结果我还是开不了车(TдT)(#
       
上次写了太中文《关於爱这件事》,我陷入瓶颈期,好几个月都生不出来,竟然是写不出什麽有内容的太中文了(´Д⊂ヽ

这次写了个温柔的太宰,固执的中也,彼此纠缠多年,写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我一定是OOC了(笑烂

总之祝福各位高考顺利,加油!

评论(7)
热度(299)

櫻影晴

我這老屁股,一年不如一年啦。

© 櫻影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