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影晴

【太X自】被宠上天的男人

*我居然产出来了
*又欺负了广津大叔
*荻野真实力宠夫

====================================

        其实太宰治是不太喜欢看电影的,若提到约会,以往他总要千方百计把女方拐到顶楼看烟火,或是一起去海边捡贝壳,再来措不及防地来一句,「亲爱的,我是否拥有这个荣幸与妳殉情——」,对他来说这是极致艺术的浪漫,能与美丽的小姐一同殉情,他求之不得。

        人家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太宰治在与荻野真婚後也多少切身感受到了婚前婚後的不同,婚前的荻野真善於欲擒故纵,使坏玩套路,对太宰治来说这是不痛不癢的小情趣,甚至乐在其中,可婚後就不同了,完全就顾着孩子,对他是爱理不理的,他这下不明白了,说好的无论生老病死不离不弃呢?

        後来他仔细想想,一拍大腿,原来啊,好像一直以来他都未曾主动约荻野真约会,那麽不如来去电影院看个罗曼蒂克的电影,既能感情升温还能增添情趣,不是一个完美的好办法吗?

        於是他主动邀约荻野真找一天假日去看电影,荻野真也没拒绝,答应他的邀约,等到假日後要两人出门去看电影时,荻野真却完全出乎意料地,指定要看一部警匪动作片。

        太宰治倒将计就计,入场前偷偷问了一下售票员,你们这齣电影有感情戏麽?售票员是个小姑娘,见一个帅气的男人主动向自己搭话,小心肝怦怦直跳小鹿乱撞,连忙点头,“有的有的,据说这部片的感情戏挺带感的,男主角是警察,女主角还是个反派角色。”

        太宰治心满意足,见荻野真买了两桶爆米花回来,便上前接过爆米花,拉住她的手进场去了。

        电影开始後,太宰治眯着眼认真的看电影找亮点,一是感情戏的部分,二是演女主角的小姐姐美不美,三是男主角有没有比自己帅,一番比较之後,他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男主角没自己好看,可惜女主角空有一张俏丽外表却是个平胸,只不过电影开场还不到二十分钟,他便猜出了整个连环计的幕後黑手,只能无聊地瞄了一眼身边的荻野真,随即错愕地发觉,荻野真已经抱着爆米花桶睡着了。

        “嘿,醒醒啊,这电影开场还不到二十分钟呢。”

        太宰治轻轻推了推她,试图把她摇醒,荻野真却只是睡眼惺忪地掀了掀眼皮,“是啊,不到二十分钟便能猜出犯人的电影,真够吸引人。”

        太宰治哑口无言,只好委委屈屈地抱着爆米花桶自己看电影,隔壁座位的小姑娘不断对他抛媚眼他也当作没看见,不过他爆米花嗑掉半桶後差不多开始昏昏欲睡了,忍不住打了一会儿的盹。

        等到他醒来後,竟然还是荻野真叫醒他的,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这种场合你倒睡得真香,不是想看感情戏吗?”

        太宰治噘嘴,“不好看。”

        荻野真伸手轻掐着他的嘴唇摇了摇,“行了,不就是想跟我约会吗?这些电影都不比我们的故事吸引人,何必浪费钱看这些演出来不够真实的东西?像个小孩子似的,婚後不见你长进,还搞智商倒退的。”

        太宰治可怜兮兮地说,“哎,别光说我,婚後也不见妳对我这个丈夫体贴多少,只差没独守空房了。”

        荻野真低笑几声,慢悠悠地道,“太宰治,若不是我,你哪能夜夜安稳入眠?我总要在你睡前泡上一壶安神茶,在你半梦半醒间一遍遍给你亲吻安抚,按压你的穴道,我这还不够体贴?”

        婚後太宰治总像个小孩子无理取闹,荻野真也挺心累的,但可以理解,毕竟她比太宰治年长三岁,很多事情她都是由着他胡闹,渐渐地在夫妻间的互动就不如婚前的暧昧火热了,反而更接近家庭的平实淡然。

        荻野真想了想,忽然道,“既然我不足以胜任人妻这个身份,不如暂时分离几日试试?”

        太宰治想也不想,“好。”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太宰治深信分离的这几天多少会有些不同,他甚至殷勤地主动帮忙荻野真收拾行李,笑容满面地把老婆送出门,一回过头,家里两个小萝卜头个个死死地望着他,面色凝重。

        “爸,妈妈走了之後,家务怎麽办?”正树望着太宰治,一字一句地说,“你会煮三菜一汤吗?你能不发狂跑去豔遇吗?你还能夜夜安稳入眠吗?”

        小女儿也眼巴巴地望着太宰治,以软软糯糯的声音道,“粑粑,好饿。”

        太宰治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

        “把两个孩子交给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真的好吗?”中原中也的语气流露出几分忧心忡忡,他眉头紧紧深锁,继续道,“那青花鱼无非是发情期到了,我去把他揍一顿便成啊,荻野,妳不必理会他的。”

        荻野真毫不在乎,“中也,有些男人可以宠,太宰治就是这种可以宠的男人,只是天性无赖,宠坏了就得打磨一顿。”

        广津柳浪喝了一口威士忌,咂了咂嘴道,“荻野,男人是不能宠上天的,例如我,例如中也先生,都是没被宠上天的男人,所以三观正常。”

        中原中也斜斜瞟了广津柳浪一眼,嗤之以鼻,“广津,你这话我不爱听,想当年我也是被荻野宠上天的男孩,还不是三观正常?”

        广津柳浪嘴里一口酒差点喷了出来,连忙抬手用力擦擦嘴,低眉顺眼地道,“是,中也先生确实三观正常。”

        现在当真是跟不上年轻人的思维了,争风吃醋也得要有个限度啊。广津柳浪只敢心里唠唠叨叨着,实在不能明白中原中也是在吃什麽醋,姐控这种生物他真心不懂。

        “当年妳就不该嫁他,我跟妳说,太宰那家伙一身坏毛病我都看不下去了,妳嫁给他简直是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概念啊!”中原中也一拍桌子,颇有几分咬牙切齿地意味,“老实说吧,若不是真姐的婚礼,否则我是压根不想去祝福的,现在孩子都有了,生米煮成熟饭,我只希望妳过得好,当然,我们永远是妳的娘家人,有什麽困难尽管告诉我,我帮妳教训他。”

        荻野真闻言,忍不住笑了一下,“中也,你太认真了,别忘了太宰这男人是我自己挑的,旁人看来是他无理取闹,可他还是我自己宠坏的。”

        中原中也顿时无话可说,好吧,算妳说的有理,即使再怎麽看不惯也不能对人家夫妻情趣指手画脚,他只能默默地坐了下来,继续灌酒。

        过不久,待中也喝得差不多时,广津柳浪熟练地一肩搀扶起他,荻野真也顺手付了钱,步伐悠哉地跟在他们後头,才刚走出门口,便看见一名身穿驼色大衣的俊美男人站在外头,浅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夜安,广津先生。”太宰治向广津柳浪打了声招呼,“又要扛蛞蝓回家了?”

        广津柳浪谨慎地点点头,没有说话,而太宰治主要的目的并不是在於说客套话,转头将目光落在荻野真身上,立刻换上一张可怜巴巴的表情,说道,“老婆,妳什麽时候回家?”

        荻野真低头端详着修剪漂亮的指甲,凉凉地回答,“开心了就回去。”

        “孩子们想死妳了,妳真不回去?”太宰治继续可怜巴巴地说,“说实话我也这些日子没睡好,妳瞧,我眼下还有淡淡的黑眼圈呢,妳不心疼吗?”

        荻野真又仰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悠悠哉哉,“是心疼得紧啊,但我不开心。”

        “那麽要怎样妳才开心?”

        荻野真想了想,然後道,“或许只需要一个好男人就可以哄我开心。”

        太宰治很认真的思考一番,“唔,那我也或许就是妳说的那个好男人。”

        荻野真瞟了他一眼,“你哪里好?不但无理取闹还喜欢强词夺理,哄女人的招数还一年比一年差劲,你算什么男人?”

        说着,她抬手圈住他的颈项,用力压下他的头颅,张嘴就啃上男人的嘴唇了,太宰治也不甘示弱,低头就把强吻他的女人胡乱亲个够,广津柳浪看着那俩口独特的大型犬腻歪方式,不忍直视地转开视线,哆嗦着手指为自己点上一根烟,并且抬头仰望天空假装看风景。

        好不容易那两人亲完了,荻野真就被太宰治拖走了,广津柳浪缓缓低下头盯着自己手中的烟,莫名觉得凄惨悲哀。

  

        ——他也想当个被宠上天的男人啊。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广津大叔啊233333(#

唉,真的很久没写文了字汇量都不够熟练了(´;ω;`)

评论(9)
热度(71)

櫻影晴

我這老屁股,一年不如一年啦。

© 櫻影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