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青

【太中/双黑】读唇语


*用爱谈人生
*甜饼啊是甜饼

==================================


        太宰治生来就有一张人见人爱的英俊皮囊,散乱的浏海下是一双轻佻柔情的狭长鸢眸,面容白皙俊美,风度翩翩,个高又腿长。当别人正在说话的时候,他总会专注地注视着对方用心倾听,那副模样更是让人对他的印象分数蹭蹭直升,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出了社会後都是标准的风云人物,可最令人扼腕不已的是他早已有了男朋友,两人还是发小,每日黏在一块儿也不腻,感情反倒是越陈越香。

        说起这两人是如何认识的,太宰治总笑嘻嘻地说,“哦,咱们俩从小就在谈恋爱啦,初次见到他时,我总觉得这人眼神不乾净,後来才知道他是把我当成女孩子了,送糖果又送小礼物的,还偷亲过我,我也都不曾解释我是男生的事实,直到初中时又碰到了,他才惊觉我是个男生。”

        同僚们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两人一路磕磕碰碰地走来大约也有十几年之久,难道没有经历过几次分手又复合的过程?

        曾经是他们俩同学的女孩子深思片刻,才低声地回答,“只有一次。”


         “是在太宰罹患了突发性耳聋的时候。”



        ***


        那个时候太宰治不声不响地辞职,跳槽到了侦探社去,而刚好中原中也人在国外出差,几天没有太宰治的消息自然也觉得奇怪,明明身为男朋友的太宰治,到目前为止连一通电话都没打过来关心,以往那家伙总爱打电话缠着他腻歪煲电话粥,这还真是有点不太对劲,於是他想来想去,在得知太宰治跳槽的消息後,决定回国亲自跑一趟侦探社。

        可相当诡异的是,他一来到侦探社,侦探社的所有人皆是露出意味不明的怪异表情,只说了太宰治目前人在外头处理事件还没回来,但中原中也没打算出口询问,认为直接当面询问太宰治才是最快的方法。

        他向侦探社的中岛敦留了话,要他转告太宰治自己就在楼下的咖啡厅等着,而白发少年张了张嘴欲说还休,却终究只是默默点了点头,表示会好好转告。

        只是中原中也这麽一等,便在一楼的漩涡咖啡厅等了约莫四个钟头,这段时间里,中原中也仅是静静地坐在那儿,紧闭双眼,手指末端因为长时间的久坐而变得麻木冰冷且动弹不得,太阳穴也开始隐隐抽痛起来,但他就是不死心的坐在那儿等着太宰治,然而等了许久,太宰治始终没有出现。

        中原中原那时候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他心灰意冷地想,看来他们是真的分手了。

        之後中原中也是在太宰治罹患突发性耳聋的第二个月才知道这件事的,还是侦探社的中岛敦私底下偷偷告诉他,他无法理解这有什麽好逃避的,甚至有些生气,特麽的太宰治真是个胆小鬼,他又不会不要他。

        等到真的见到太宰治时,他却又生不出气来,本来挺彆扭的心思顿时一转,心尖儿都软了。

        他看着太宰治在侦探社面对客户时,不再是漫不经心的态度,反而是以相当专注认真的眼神注视着对方,薄薄的嘴唇下意识翕动几下,利用读唇语的方式去解读客户的要求。

        还生什麽气,这个男人实在狡猾,让他心疼得一塌糊涂。



        ***



        後来与中原中也复合是太宰治意料之中的事,他只是还没想好如何面对他,更不知道中原中也是否愿意爱一个丧失听觉的残疾男人。

        他只能在还未见到中原中也的那些日子里,学着扮演一个正常人,以读唇语的方式让自己能够与他人正常沟通,尤其在与中原中也复合之後,他更是不愿让中也看见他残疾的一面。

        每当到了中原中也来侦探社接他下班的时间点,他都会时不时瞄向门口,这样中原中也站在门口叫他的名字时,他能立刻做出回应,在中也和他说话时,他都会异常专注地盯着橙发青年漂亮的嘴唇一张一阖的动作,藉此让自己能够准确的做出应答。

        太宰治甚至知道,偶尔在中原中也与他对话时,他若是意外解读错误,说出一个完全风马牛不相干的回答,中原中也便会抛弃原本的问题,迁就的顺着这个话题聊下去,他也知道,中原中也总是刻意在跟他对话时稍微放慢语速,就为了让他提高解读唇语的正确率,聊天中遇到一些同音的字词,中也便会伸出手,细长指尖隔着黑皮手套薄薄的料子,在他的手心上慢慢写着字,一字一句,挠得他手心癢,心里也癢癢的。
       
        两人同居的地方贴着的字条越来越多了,墙上、冰箱、桌面、床头贴了不少字条,那都是中原中也留给他的话,罗唆得很,有时候让他买点东西回来,有时候让他记得要倒垃圾,或是约晚上一起出门去散个步,基本上除了对话中解读唇语可能会出现误差,他仍旧像个正常人。

        太宰治罹患上突发性耳聋完全不知原因为何,去过医院做过检查,除了偶尔晕眩可以药物解决以外,医生对於他的病况完全别无他法,复健也毫无起色,於是太宰治明白,自己大概这一生也只能这样凑合着过了。

        他虽然无法听到中也的声音,但他还清晰的记得,那个橙发青年唤着他的名字时,漂亮的浅色嘴唇会微微掀起,他的声线是轻磁单薄的,说“我爱你”时会轻柔地压低嗓音,带着性感温润的沙哑,他的声音远比任何人还来得温柔勾人,带有丝丝缕缕的暖意。

         有一次,他忍不住问中原中也,“为什麽你没有放弃?”

         中也,你该放弃我的,我已是个残疾者,或许无法跟你有什麽真正幸福的结局,或许你总有一天会看不起我,看不起一个总是刻意扮演着正常人的我。

         中原中也看着他许久,却是突然笑了。


        “太宰,除了我还有谁会要你?”


        他话说得极慢,像是在宣誓,在承诺,他永远不会放弃。


        十年了。
 
        我耗费半生,死心塌地的爱着你。


        一日一日明白你的平凡,一天一天了解你的脆弱,你认为自己是世上多馀的人,但对我来说你是如此重要,所以凭什麽我要放弃?
       
        即使如今你已面目全非,我也不会放弃。
        

        “为什麽这麽问?”中原中也反问,“你这家伙是不是又在胡思乱想什麽?”

        太宰治笑了笑,蓬软散乱的浏海下,那双漂亮的狭长鸢眸越发湛亮柔和,眉眼温柔。

 

        “我只是希望你可怜我。”他说,“然後,亲吻我。”

       




###



我一直觉得太宰专注地看着中也的嘴唇一张一阖读唇语,是一件相当浪漫的事情。





评论(6)
热度(158)

日青

我這老屁股,一年不如一年啦。

© 日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