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青

【文豪野犬】您的好友[护妻狂魔]已上线


#我最近都在还债给 @我才不
#每天沉溺於小可爱的爱情
#那些小段子都是跟姬友一起意淫出来的
#这是太宰治儿砸X织田作闺女的爱情故事,至于为什么织田作活着并且也有了女儿,大概是我舍不得就这么离去的织田作吧。

=========================================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地,正树升上了高中三年级,而织田夏实也已经高一了,两人从小到大都是一块上学一块成长的,就连高中夏实也不想去别的学校,偏偏选了正树所在的学校。

        这个学校对夏实来说是有点不利的,还存在明显的阶级制度,学生成绩越好,在学校能行使的权利越高,反之,学生成绩越低,越受校规约束。

        班级分为A、B、C、D、E五个班级,A班为最高菁英班,依序而下,E班就是吊车尾的班级,而在这个学校里头基本上有钱就进得来,而让人争先恐後挤破头也要进来这个学校的主因自然是拥有优秀的教育环境与相当自由的风气,当然颇受争议的是阶级制度的部分,有好处也有坏处。

        正树是A班学生,而夏实是D班学生,考上不是太好、偏向些微糟糕的阶级,以成绩来说她可以进入C班,但是由於D班处於D栋大楼,与A班的A栋大楼相邻,所以夏实选择考入D班。

        这个决定挺让她的母亲担心的,深怕自己女儿给其他人欺负去了,但身为父亲的织田作却老神在在,正树可是太宰治(黑手党前干部)的儿子呢,跟自家闺女可是青梅竹马,怎麽可能眼睁睁让夏实给人家欺负呢?

        织田作确实想得没错,正树把夏实护得好好的,为了行使大量权利控制整个学校,他当上A班的班长、学生会会长,积极开拓人脉,曾经学校发生过许多菁英班学生霸凌D班、E班吊车尾学生的例子,在荻野正树出手之後,学校阶级制度的危险风气逐渐改善,甚少有霸凌的案例出现,即使有菁英学生霸凌了其他吊车尾班级的学生,对象也不可能会是织田夏实。

        因为谁也知道那个英俊温和看似没有底线的学生会长,他唯一的逆鳞就是织田夏实。

        有传言指出,荻野正树的父亲曾经是港口黑手党的前干部,但没有具体的证据可以证明,当然也有人亲眼见过荻野正树的父亲,是一个风度翩翩笑容迷人的俊美男人,说实在还真的看不出有哪一点像黑手党的人,可荻野正树不是跟父亲同姓也是个谜,只不过光是黑手党前干部的儿子这个传言就足以令人忌惮,荻野正树的背景不容小觑,而母亲荻野真似乎也不是简单的普通家长,之前曾经发生过织田夏实刚入学没多久便遭菁英班学生围堵的事件,是荻野正树的母亲亲自出手打压学校的,惊动校长出面处理,将那几位菁英班的学生直接开除学籍。

        仅仅是一个小儿科的围堵事件,便遭到学校开除惩戒,再来是荻野正树接着当上学生会长,行使大量职权控制全校学生,每个人心里已有了掂量,敢情这是怒发冲冠为红颜呢,织田夏实那个小学妹也不过是长得太可爱才会被菁英班的学长围堵,而且只是告白而已,只是告白!硬生生被荻野正树扭曲了事实变成围堵霸凌,这个荻野正树未免太可怕,隐藏在那张英俊儒雅皮囊下的性格竟是如此扭曲啊。

        於是,横滨私立高中有个护妻狂魔的传闻就此传开。

        再来谈谈织田夏实这个小学妹,根据可靠情报指出,她的母亲是日本知名的模特儿宫田蝶子,而父亲的职业不明,曾经在那个「围堵霸凌」事件出面过,似乎跟荻野正树的父亲关系很好,而织田夏实不管在同性间还是异性间都挺受欢迎,是D班的吉祥物,跟荻野正树的关系匪浅,听说两人是娃娃亲的关系来着,而荻野正树又极其护短,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那个织田夏实是一根寒毛都碰不得的。

        至於两人到底是怎麽一路走来的,荻野正树的亲妹妹太宰佑子最清楚了。

        在她开始懂事以来,经常就看着哥哥相当照顾那个织田家的漂亮小姐姐,以前她还挺不解的,自家亲妹妹不多照顾一点,反而去照顾别人家的妹子做什麽,直到慢慢跟织田夏实混熟了,她才深深无力的察觉到,夏实没有哥哥照顾着大概是随时都会被人家拐走的节奏。

        荻野正树把织田夏实保护得太好了,滴水不漏,他从小到大对她的溺爱已经根深柢固地刻入了骨子底,那是一种爱意深沉的独占欲。

        偶尔哥哥无法陪在夏实身边时,正树就会对她这个妹妹说,佑子,夏实就麻烦妳了。

        佑子很想呸一口,我还是你亲妹子呢,你丫的这根本是偏心。

        可说实话她也是挺喜欢这个未来嫂嫂的,织田夏实相处起来十分舒服,给人家一种分分秒秒都在恋爱的错觉,太可爱了,软萌又娇憨,简直就是天使,哼歌时声音软软糯糯的,脸颊鼓起来时让人想要好好吧唧一口,太宰佑子扳着手指算了算,自己嘟嘴吧唧夏实的脸颊的次数应该有十几次了,而且夏实还会笑眯眯给她亲回来呢,可爱死了。

        她曾经跟母亲荻野真提过这部分,母亲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悠悠地说,「佑子,有时候我真的很不希望夏实是我未来媳妇。」

        佑子很不满,欲要发作之时,只听母亲继续道,「我只希望夏实可以当我女儿,而妳嘛,当媳妇是挺好的。」

        佑子很想再呸一口,我特麽一定不是妳亲生的。

        太宰治知道後很是心疼,有点挑釁意味的说,「闺女,要知道这个家里我最疼妳了,哥哥跟妈妈一派,我们父女俩一派,咱们俩从此跟他们势不两立!」

        佑子一笑,带有宠溺意味的抬手轻揉自家父亲蓬软的发丝,一双遗传了太宰治的桃花眼笑得眉眼弯弯,柔声道,「爸,我听说今晚你是睡客厅对吧?难怪一直想要跟妈妈作对呢。」

        太宰治:「……」

        ***

        织田夏实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实在太过依赖正树,可就像毒瘾一般戒不掉,她喜欢正树护着她,更喜欢黏着他,喜欢看正树满脸无奈却又宠着自己的模样。

        爸爸说若是喜欢一个人,要把这种心情传达给对方,所以打从初中开始,她就经常把喜欢挂在嘴边,总把荻野正树给说得面红耳赤,还追着他在走廊嚷嚷说着我要嫁给你,可正树高中之後彷佛就变了一个人似的,身高开始抽长,声音变得低沉磁性,五官轮廓变得深邃漂亮,即使她对他说了喜欢,荻野正树也只是揉了揉她的发顶,没有说什麽。

        夏实觉得有点想哭,他大概不喜欢她了。

        可在高一时,她被一群凶神恶煞的学长们围堵起来时,她吓得几乎要哭出来了,是荻野正树及时赶到的,她第一次看到他露出那种表情,那感觉她说不上来,只觉得他的眼神异常冰冷锋利,陌生得令她害怕。
       
        那些学长们也在荻野正树的一番推波助澜之下,遭到学校退学处分,而所有人都羡慕的对她说,荻野学长真的很喜欢妳,但夏实觉得,自己恐怕是没法好好面对正树了。

        她躲了荻野正树好几天,放学时正树来找她时,她急匆匆地赶紧拉了同学推托说要一起回家,放假时正树来找她时,她找了理由回绝说不想出门,即使非不得已要去他们家时,也只说自己是来找太宰佑子玩的,急急忙忙拉着佑子躲进去她房间。

        佑子自然觉得怪异,问了她为什麽要躲正树,夏实只是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好了半天才小声的说,自己只是觉得好像不够了解正树。

        佑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跟她随意扯了几句话後就站起身来说要出去上厕所,让夏实等她回来。

        夏实自然说好,只是她等了一会儿都不见佑子回来,正觉得奇怪时,房门就被打开了,一抬眼就看见荻野正树面色平静地注视着她,慢慢吐出一句,「不要再逃了,夏实。」

        织田夏实从来没有这麽讨厌过荻野正树,因为她发现眼前的黑发青年有一句话就弄哭她的本事,她开始哭,嘴一瘪眼泪就啪嗒啪嗒地掉了,还是那种特别委屈的无声哭泣,肩膀一抽一抽的,望着正树不停的掉眼泪。

        正树也怔了,他没想到夏实一见到他就哭了,正想说些什麽,夏实就可怜巴巴地抽噎着说,「你快蹲下来,我一直这样抬头望着你,脖子真的好痠。」

        正树无奈失笑,在她面前蹲下来,握住她的手腕,轻轻将她拉进怀里搂紧,将下巴顶在她的发顶上,无声给她拍背,他心想,夏实待会哭一哭又要打哭嗝了,而且她的眼睛肯定是要肿起来的,晚点给她拿热毛巾敷一敷消肿吧。

        好不容易夏实不哭了,开始打哭嗝,眼眶也红通通的,正树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道,「现在有什麽问题就问吧,我一定照实回答。」

        夏实吸吸鼻子,「你有没有看过色情杂志?」

        正树毫不犹豫,「没有。」

        「有没有喜欢过别人?」
        「没有。」
        「有没有背着我偷偷跟其他人约会?」
        「从未。」
        「我们几岁时相见?」
        「我六岁,妳四岁。」
        「我不喜欢吃什麽?」
        「芦笋、香菜、芝麻、豌豆、青椒、南瓜、土豆。」
        「我喜欢什麽花?」
        「满天星。」
        「知道我喜欢你吗?」
        「十分清楚。」
        「那你喜欢我吗?」
        「喜欢。」
       
        听到这里,织田夏实已经破涕为笑了,她用力环住正树的颈项,在他脸上吧唧一口,笑得甜滋滋的,「那麽最後一个问题,你哪时候要娶我?」

        荻野正树抬眸凝视她,一双深邃漂亮的桃花眼浅浅弯起,他薄唇微扬,开口以轻磁低沉的嗓音说道,「随时都行。」

 


###

温馨片段↓

【一】

有时候佑子真的觉得自家哥哥是恋爱中的傻瓜,所以消遣自家哥哥是家常便饭。

佑子:「哥!哥!夏实姐来了!」

正树下意识回过头,没看到人。

再回过头,发现妹妹笑到差点中风。



【二】

在佑子小时候,最常被问的问题就是:「妳这麽晚才出生,家里人是不是最宠妳呀?」

佑子微笑:「我?不不,我们宠媳妇,妥妥的。」

旁人一惊:「那妳不会不高兴麽?」

佑子为难的说:「......可她那麽可爱。」

旁人:「……」

【三】

夏实和佑子走在一起,突然被几个流氓高中生围堵,「好漂亮的妹子啊,怎麽只有妳们两人?要不要哥哥们陪妳们一起玩?」

夏实把佑子挡在身後,脸颊气鼓鼓,「不要!你们一点也不好玩!」

佑子默默被萌杀,嫂子,不是我要说,妳最可爱最好玩了。


【四】

佑子:「爸,我想请教一下感情问题。」

太宰初次被闺女问感情问题,有些兴奋:「来,妳说。」

佑子:「如果有个男生以死相逼要求交往,我怎麽处理?」

太宰沉吟许久:「如果在以前,我会建议一起殉情,但因为妳是我闺女我会舍不得呢。」

佑子:「……」

爸爸的回答真是毫无建设性呢。


【五】

高中职业生涯规划,老师问夏实以後想当什麽,夏实笑眯眯地说,「我想要像爸爸一样,是个大英雄!」

老师好奇:「妳爸爸以前做什麽的?」

夏实想了想,「爸爸说他以前的职业是杀手。」

老师吓得笔都掉了,「开开开开开什麽玩笑?!」

夏实用力点头,「对吧!爸爸真是个骗子!明明是个英雄呢!」

织田作表示,闺女我真没骗妳,真的。


【六】

接续上一段,夏实觉得你们大家都骗我,於是气鼓鼓的跑去问正树哥哥。

然後得到的回答是——对,织田作是骗子!

事後,织田作不解的问正树,「你明明知道事实的。」

正树一脸云淡风轻,「你明明知道我宠她的。」

织田作:「……」


【七】

蝶子不忍心的问女儿:「夏实,妳真的很想那麽早嫁给正树吗?」

夏实犹犹豫豫了一下,才小声的说:「妈妈,我不想早婚的。」

蝶子正觉得自家女儿很有理智时,夏实又继续道,「但是因为对象是正树,所以我愿意。」





【END】

评论(9)
热度(67)

日青

我這老屁股,一年不如一年啦。

© 日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