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青

【太X自】您的好友[殉情狂魔]已上线 (12)


*布局开始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总之现在心情好很多了。

=======================================



        尾崎红叶见到森鸥外时,是与荻野真会面的二天後了。

        当她一踏入首领专属的办公室时,放眼看去,整个办公室的空间极为宽广,不过办公室里没有开灯,仅有夕阳馀晖从窗口映入室内,使得办公室是呈现半阴暗的状态,而森鸥外正坐在办公桌後的皮椅上,把玩着手中的黑色西洋棋,半阖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麽,安安静静坐在地上画图的爱丽丝见到尾崎红叶来了,抬起头眨巴着大眼睛望向尾崎红叶,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尾崎红叶只是对爱丽丝笑笑,随後转向森鸥外出声道,「今天特别将我找了过来,是有什麽吩咐吗?」

        「没什麽特别的,红叶君。」森鸥外淡淡的说着,「我知道这些年以来,妳给予荻野真不少帮助,我也看在妳的面子上,从来没有出手阻止过。」

        尾崎红叶蹙起眉头,暗暗思考着森鸥外突然提起这件事的原因,并没有出声说话。

        她自然是知道森鸥外一直以来都是对於这件事视若无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荻野真曾与她说过自己与森鸥外有过一场赌约,基本上森鸥外不会对自己的行动有任何意见也是合情合理,因为根本没必要出手制止,无利无弊。

        「红叶君,接下来的事,已经由不得妳插手了。」森鸥外眯起眼,嘴角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慢条斯理地说着,「毕竟我从“见习骑士”那儿也捞了点好处,妳若是出手了,我也没办法做到全然的无视了。」

        尾崎红叶闻言瞳孔一缩,下意识地说,「这是为何?」

        森鸥外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徐声说道,「我啊,也不过是为了赢得当年与荻野真的四年赌约罢了。」

        语毕,他将手中的黑色西洋棋摆放於办公桌上的棋盘格子里头,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把棋子往前推行一步。

        当年荻野真怀着三个月的身孕向他提出了赌约这个提议,以及赌约的条件与内容,这确实令他十分感兴趣,也应下了这个赌约的约定,毕竟这个赌约关乎太宰治这位算得上是他亲徒弟的黑手党干部,森鸥外并不觉得参与这场博弈有任何损失,也本就存着随时要毁约的狡猾心思,直到後来太宰治叛逃了,他这才是明白过来,荻野真或许是玩真的,并非只是单纯的拖延战术。

        他派遣的属下都会在固定时间回报荻野真这段期间的动作,包括她与异能特务科私下有联络以及早已被洗白经历的事情皆是一清二楚,或许是因为荻野真这位黑手党高层人员首先开了洗白先例的关系,太宰治根本没遇到多少刁难就成功洗白了经历,而且种田长官甚至异常爽快的给他介绍了工作,不管怎麽想,这一切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森鸥外敛下眼簾,目光深沉,嘴角扬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他残忍地想着,这场赌局给他带来不少乐趣,毕竟救赎太宰治这件事情,哪是这麽容易的事,到目前为止也仅有那个“天衣无缝”的织田作之助稍微将太宰治从满是污浊的淤泥里头抽离出来,获得些许喘息的自由,可最终那个男人的下场难逃一死,真是可怜。

        四年赌约期限将至,很可惜,荻野真怕是要输掉这场赌局,况且他本就不打算留着她的命,若要铲除荻野真这位後患,便是连带荻野正树都不能放过,彻底做到连根拔除的动作,见习骑士能成功杀掉荻野母子俩,那自是最好的。

        至於见习骑士那边,早已迫不及待地开始行动了。

        ***

        荻野真在外头与花店的客户交涉完毕後,她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知道时间差不多了。

        藤木小姐的婚礼举行时间改订为一个月後,等同是她得到不少缓冲时间,这下她是松了一口气,起码可以等到事情解决了再来处理,不必全权交给其他经验不够的店员去处理,以免他们越弄越糊涂,无法做到令客户满意为止。

        只不过就在她准备要再次清算帐单时,她的手机响了,看到上头屏幕不停闪烁着太宰治的名字时,她挑了挑眉,也没有犹豫的直接接通了电话,原本正想说些什麽时,男人低沉冷冽的嗓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荻野,正树不见了。」

        荻野真微微一愣,「什麽?怎麽不见了?」

        太宰治也没有解释什麽,迅速地道,「妳先来侦探社一趟,晚点再跟妳解释。」

        说完,他挂了电话,而荻野真听着电话另一头传来嘟嘟嘟的刺耳声响,双眼紧闭,只觉得心乱如麻。

        是的,这是第一个圈套。

        正树是被谁带走的,她比谁都还清楚,然而现在情况不容许自己浪费时间,於是她站起身来,捞起随身包包就要离开,但这个时候花店外头却传来一声枪响,同时花店其中一个店员小姑娘尖叫道,「你们干什麽!」

        荻野真反应极快,反手拉开抽屉将里头的手枪拿起,就在此时,一大群人从花店大门破门而入,全数将枪口指向她,而荻野真的枪口也早已直指对面一个明显是领头的年轻男人,她的双眼微眯,眼神蓦地变得深沉阴鶩,因为对方算得上是她的老熟人了。

        对方身着一袭体面的灰色仿军装的简约制服,胸口配有几枚金色勋章,外罩深色短斗篷,他一手挟持了她的花店女店员,手里锋利的匕首紧紧抵在女店员的喉间,只怕是一个手抖都会捅出一个血窟窿。

        「赫丘里.白罗。」荻野真首先开口,细致眉眼笑得弯弯的,眼神却像是淬了毒似的冰寒狠冽,「追到这里真是煞费苦心了,果然逃亡多年,终究是逃不过您的追捕啊,“见习骑士”第二大队的队长。」

        「让荻野小姐见笑了,来这儿也没带伴手礼,还请见谅。」白罗微笑,手中的匕首却是又刻意往女店员的颈间动了一下,在她细白的皮肤划开一道血痕,「若是荻野小姐愿意拿自身交换,我也不必伤及他人性命。」

        「不必伤及他人性命?白罗先生,您在说笑吗?」荻野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儿子正树自是不用说,也在你们的手里,想必是有人洩漏情报吧?让我猜猜,会不会是港口黑手党的森先生?」

        白罗并没有回答她,面上微笑依旧,「荻野小姐,我给妳时间考虑,三十秒後做不出决定,我将杀了这个小姑娘。」

        店员小姑娘原本是连动都不敢动的,这下忍不住开始浑身颤栗了起来,她眼眶泛泪,面带恐惧的望向荻野真,似是怕荻野真随时要牺牲掉她。

        白罗双眼紧盯着荻野真,同时瞥了一眼四周,所有手下的枪口都牢牢对准着她,而自己手里又挟持着店员,荻野真算是彻底陷入了最不利的境地,插翅也难逃。

        可不知为何,他满心不安,毕竟数年前曾於荻野真交手过,荻野真虽是无异能的一般人,但这女人太过狡猾,城府深沉,任何话都无法教人轻信。

        这时荻野真却突然道,「白罗,你今天是算错了一步,若我没猜测错误,今天你捉住了两个孩子,对吧?」

        白罗眼底一冷,却是没答腔,只是冷冷地道,「妳没有多馀的时间了——」

        但荻野真压根没听他说话,而是接着道,「白罗,你也是个聪明人,你收到了黑手党首领的信,得知了荻野正树目前身在何处,同时却又接到了消息,“异能特务科种田长官的女儿拥有令人死而复生的异能”,这下可好,你肯定面临一道选择题,一边是欢喜,一边是怀疑,你欢喜於自己的死去多年的爱人有了死而复生的机会,却又怀疑着讯息的正确性,但是为了爱人,你不愿放弃任何一个机会。」

        白罗不做任何反应,嗤笑道,「妳剩十秒钟。」

        荻野真仍旧没理会他,自顾自地说,「不过这下可是惹上了麻烦,种田长官的爱女遭到犯罪组织绑架,异能特务科不可能坐视不管,必定会反击回来,我想你们“见习骑士”首领不会高兴的,不只是你,连带你的手下也同样需受到惩处,尤其像你这样意气用事的人,目前在组织里头的地位应该是可有可无了吧?」

        白罗倏地手指一颤,瞳孔紧缩,他的情绪同时被挑拨了起来,愤怒得双目赤红,几近睚眥欲裂,一字一句地说,「妳到底还知道些什麽?」

        他明显感受到周旁的属下皆是被荻野真的一番话给动摇了心神,惶惶不安地与其他人交换眼神,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他现在不过是仗着自己还是第二队长的身分,如荻野真所说的一样,哪有什麽威信可言?

        只不过荻野真仅是弯起唇角,手枪的枪口不再对准他,反而枪口往上头一指,直接扣下扳机,白罗自是猛然察觉不对劲,放声大喝,「杀了她!」

        但来不及了,在荻野真扣下扳机的同时,整间花店的灑水器喷灑出大量浓郁的迷药,许多人来不及反应而吸到了迷药,一个个开始手脚发软,并且失去意识倒了下来,而白罗手里挟持着店员,知道情形不对正想甩开店员时,店员小姑娘却神色一凛,抬手巧妙施力一把推开他抵在颈间的匕首,随即用力一个肘击打中他的腹部,白罗倒抽一口气,还吸进了少许迷药,顿时思绪恍惚了起来。

        他这才知道,原来那个店员小姑娘会柔道,分明就是配合着荻野真在安分的当着人质。

        全都是算计,那把枪是启动灑水器的手动遥控器,荻野真完全就是等着他们自投罗网,竟是连同亲生儿子都是被她利用的对象,而且她们即使吸入了迷药也没出事,肯定是早已服用过了解药。

        荻野真想必当初是料到了总有一天会出现这种被敌人围困要胁的情况,才会选择开了一家花店,就此便能明目张胆布下数十个灑水器装置,甚至还雇用了拥有自保能力的员工,可见这女人心思慎密。

        白罗知道自己绝不能输在这里,拼着强悍的意志力,一个重拳狠狠朝女店员的脸上击去,然而还没碰到女店员的一根寒毛,荻野真倏地拉开了女店员,猛然近身迎上,侧身避开了白罗的重拳,同时在白罗无法击中目标而失去平衡之时,一个出拳击在他的腹部,白罗吃痛下意识低下头,却又再度被荻野真按住後脑,狠力提膝踢中了他的鼻梁,顿时溅出不少鼻血,估计是被踢断了鼻梁,他痛喊出声,正要反击回去,荻野真却突然猛力掐住他的脖子,他也因为她强劲的力道而被迫抑住了声息,呼息困难,她手里握着不知道从哪位中了迷药的手下那儿捡来的枪枝,紧紧抵在了他的眉心之间。

        荻野真过去体术本就不差,每一个动作都是极为技巧的将伤害拉到最大,如何以最快速度卸掉对方的武装是她多年前刚来到黑手党最迫切学习的,也成为她最熟练的技巧。

        白罗在过程中吸了不少迷药,自是不敢动了,他满脸都是自己的鲜血,双眼也被黏腻湿热的鲜血模糊了视野,手脚逐渐发软起来,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他能感受到面前女人温热的呼吸拂过他的脸颊,掐在颈间的细长手指十分冰冷,令他不禁打了一个哆嗦,那就像是死人的手指,紧紧箍在自己脖子上欲要索命一样。

        「闹出这麽大的动静,警察很快就来了。」荻野真轻轻地说着,笑意讥诮,「你啊,明明是见习骑士的三大部队的队长里头体术最差的,你怎麽有胆敢来?」
       
        白罗用力喘了一口气,脸色冷厉,「妳懂什麽?妳数年前隶属尾崎红叶拷问部队的队长,亲自拷问了凯伦贝克,刨挖她的心脏,断了她的筋骨,活生生将她折磨致死,我也不过是想要亲手抓到妳罢了。」

        凯伦贝克便是他死去多年的爱人,见习骑士第四大队的队长,由於当年尾崎红叶收到情报,得知凯伦贝克是白罗最为重视的心头肉,便在一场游击战生擒了凯伦贝克,带回黑手党拷问了一番,想不到凯伦贝克是个嘴牢的女人,不管怎麽折磨都吐不出一句真言,就连荻野真也是头一次见到命这麽硬又能拥有过人意志力的俘虏,後来太宰治这位候补干部亲自出马才顺利拷问出情报,年纪轻轻且手段毒辣,实在不容小觑。

        荻野真敛眸,冷冷地凝视着他好一会儿,却是忽然眯着眼笑了,「白罗,我可真冤枉,要报复也不该报复在我身上啊。」

        白罗一怔,还来不及反应过来,荻野真一个手刀劈在他的後颈上将他打晕过去,她将手枪转而交给站在一旁的女店员,叮嘱道,「我先走了,警察再两分钟必定会赶到现场,妳小心一点,若警察那边有问题解决不了,就拨打我之前给妳的那个电话号码,直接报上我的名字,他们就明白了。」

         「好,路上小心。」女店员点点头,抬手接过了她的手枪。

        荻野真也不再多话,拎起白罗的後领,用力拖曳着昏迷的白罗往停放在花店後门的车子走去,费了不少力气将男人用绳子捆住手脚,毫不留情地扔入後车厢之後,她迅速发动了车子,并且踩下油门,力求以最快的速度前往侦探社。










###

我知道自己确实是写得很慢,还请各位耐心等待。

毕竟这还只是布局的第一个起头,若是觉得荻野真太强大反而降低了其他角色的智商,以及我的文笔退步,我只能说很抱歉,虽然在简介那边提过了荻野真是太宰治的反面设定,但若是各位不能接受,那麽就请再等等,若是愿意等到这场长达四年的布局结束了再给我评价,我心怀感激。

昨天与同是文手的朋友聊天,让我觉得想哭的部分是,她告诉我很多真话,其实她是宰厨,一开始看到荻野真这样的角色,感觉很不舒服也不能接受,後来为了更了解我,去好好看过一遍整篇文,以及被我剧透一脸整个布局,她因而了解了荻野真做事的本意、知道其实很多事情都有缘由,她的举动也不是纯粹的高冷到不近乎人情,她喜欢上了荻野真的豔丽与心思,目前看来其他角色也没有过份OOC的部分。

这就是我希望大家等我写完布局再向我提出缺点的原因。

评论(11)
热度(26)

日青

愿我如烟,愿我风情不摇晃,
祝我从此幸福并且百岁无忧。

© 日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