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青

【太中/双黑】永生玫瑰


*太中


中原中也知道太宰治有夜盲的毛病,他老劝他去医院检查到底是什麽毛病没治好,可太宰治偏要唱反调,骨节分明的白皙长指格外狎昵亲密地与他的手指纠缠起来,那张得天独厚的英俊脸庞散尽惹人生厌的慵懒笑意,他轻声的说,中也,我这不是还有你吗?

经岁月磨砺,黑发男人早已不是当年稜角锋利的荒唐青年,中原中也多年前曾经试图想像哪一日太宰治的肉体腐朽发黑的模样,变得一无所有,荡然无存,或许实质上他本就一无所有,他没有家人,没有爱情,没有灵魂,有时候太宰治那张嘴实在刻薄,尽管他亲吻啃咬了无数次,他总无法将任何一丝温暖传递给这刻薄无情的男人,而太宰治也仅仅是送他一束红玫瑰,喷了廉价香水的永生花,带着淡淡的柔软气息,没有鲜萃,没有露水,不过一束娇贵乾花,像是酸腐诗人傻气造作的求爱,俗气得引人发笑。

记得几年前的一场械斗,太宰治相当恶劣的调笑道,“中也,咱们要不要尝试在死人堆里做.爱?”

中原中也嗤之以鼻,怎麽可能答应呢,这人当真是个疯子,可他也是不甘示弱的性子,他慢慢抬手,沾满黏糊鲜血的手指抚上太宰治的嘴唇,他笑得恣意张扬,柔声问道,“太宰治,你他妈能不能现在去死啊?”

太宰治闻言笑了,褐鸢长眸深沉幽黯,像是浸染於湿热鲜血的红玫瑰,几乎分不清两者的颜色,模模糊糊,影影绰绰,他的肌肤在月色映照下显得苍白薄弱,犹如枯骨,教人不由得惊心动魄,脆弱纤细的神经末梢都要为之颤栗,周边尸体温热未凉的血液在中原中也的鞋尖下汩汩温柔流淌而过,他恍惚间心脏乍然一疼,竟是觉得太宰治像是个死人,可怜只剩下一张好皮囊了。

转眼间十几年过去,太宰治夜盲的状况越发糟糕了,在夜中行走时总要撒娇般地抓住他的手,中原中也倒是没拒绝,由着他与自己十指紧紧交缠,夜盲这毛病实在麻烦得很,但中原中也从来没有真正嫌弃过他。






起码太宰治年少时送他的那束永生玫瑰,模样依旧美好。










###

在爱尔兰游学期间最烦恼就是工作与金钱了吧,学着养活自己,学着如何节省开销,脱离父母羽翼才能切身体会父母是怎么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养大的。

我还得再加油,更新越来越少了真的很抱歉。


评论(3)
热度(50)

日青

愿我如烟,愿我风情不摇晃,
祝我从此幸福并且百岁无忧。

© 日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