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青

《残烛》

费奥多尔总以为太宰治活不久,将死於最盛气凌人的岁数,心脉崩塌,血管腐败,可太宰治不愿死得太狼狈,最好乾净体面一些,没有痛苦,没有呻吟。

太宰治曾把自己吊在绳子上,脚下踩着矮凳,漫不经心地说着玩笑话,他说,即使我这人风流成性,可我还真没尝试过接吻窒息的死法。於是费奥多尔踢开他脚下的矮凳,在太宰治悬吊的状态下吻他,亲吻他的嘴角,分明感受到这男人生而为人的残温,太宰治这人实在贪婪,求活不能,求死不得。

最後费奥多尔割断了太宰治上吊的绳索,面若冰霜地再度低下头去亲他,硬生生嗑破了太宰治的嘴唇,同时在他的唇齿间嗅到一股属於死亡腐朽破败的气息,太宰治浑身在颤栗,牙关不住发出“咯咯”打颤的尖锐声响,面临死亡终究无法真正临死不乱,但他脸上挂着洋洋得意的讥笑,自欺欺人,还想着要欺骗自己心里是向往死亡的,永无止境地坠入无尽深渊。

费奥多尔心想,这个男人真是可笑极了,那削瘦纤薄的骨架根本抽不出多馀的肋骨去成全一个血肉完整的夏娃,连自己都拯救不了,还妄图着要救赎他人。





###

身为第一个被 @Veon 泄图的立刻光荣辣死(安详躺

算是一种图文合作吧,爱死Veon画笔下的陀太了😇

Veon:

Release my soul.

评论
热度(388)

日青

我這老屁股,一年不如一年啦。

© 日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