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青

【杰医】职责失格

#小学生文笔
#沉迷杰克的美色无法自拔
#超谢谢之前的温柔杰克啊

=========================================

 

        艾米丽.戴尔曾经试想过那个男人总有一天对自己失去兴致,要让她死无葬身之地,况且开膛手杰克这位监管者完全让人捉摸不透,总哼着不成调的诡谲曲子,漫不经心地於各处游走,追逐生存者的步伐也特别游刃有馀,艾米丽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他时,那尖锐冰冷的利刃用力划过她的背脊,伤口严重撕裂伤,渗出不少鲜血,她只能隐忍住那撕心裂肺般的痛楚,拼了命地向前奔逃,好不容易甩开了对方,躲在暗处给自己治疗伤势,但背後的伤势实在很难处理,只能粗略地包扎止血。

        那时候其他人都被送回庄园了,仅剩她一人还在苟延残喘,由於距离地窖太远,以及自己身负重伤,力气渐失,她打开柜门钻了进去,蜷缩成一团,静静地等待,或许在等待被监管者捉住的那一刻,或许只是单纯听着自己因长时间奔跑而怦怦直跳的心跳声,她忍不住冷笑一声,这就足够了呀,看到其他人发了狂似的逃跑、被捉,再被她救下、医治,紧接着又在她的刻意诱导下撞上了监管者,那一张张冷汗淋漓的面孔满是绝望,多麽大快人心,教人如何不上瘾?

        她笑了,但又忍不住眼眶发热,实在矛盾极了,明明只是想要报复,身为医生的职责却不断地让她谴责自身的罪恶,堵在胸口的情绪令她一口气喘不过来,唇角溢出少许血丝。

        外头传来一阵细微稳妥的脚步声,不紧不慢地朝自己靠近,艾米丽闭了闭眼,知道自己是要出局了。

        在柜门被打开的一瞬间,艾米丽只是安静地抱膝蜷缩身子,背後的衣料已被不断渗出的少量鲜血浸湿,她的意识开始飘忽了起来,慢慢地抬起头,对着眼前的监管者嫣然一笑,几分挑逗,几分温柔,她的力气也只足够叛逆这一下,监管者越是期待她恐惧挣扎的姿态,她越是要表现得轻松自然。

        尤其这位监管者,是开膛手杰克,一位该死的伪绅士,戴着雪白的骷髅面具,一身剪裁合身的精致披风与西裤,手持玫瑰手杖,人模人样,西装革履,有着奇怪的恶趣味,总喜欢慢慢磨光生存者仅存的勇气与冷静,让他们在绝望中挣扎求生。

        她原以为杰克会再给她来一下让她彻底失去行动力,没想到眼前身材高挑颀长的男人忽地单膝跪地,他抬手摘下手上的利爪与手套,骨节明晰的手指隔着衣料轻柔覆上她背後的撕裂伤,令她疼得倒抽一口气。

        “医生小姐,妳这处理伤势的手法还真是不专业。”杰克低低一笑,低磁温柔的嗓音有着教人沉醉的本事,一时让艾米丽微微怔住了,她从未听过杰克正常谈话的声音,以往只是讽刺的冷笑与走调的哼歌声,今天倒还是第一次听他说出完整的句子。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男人探出手将她半个身子搂了过去,让她背部朝外,并且慢慢拉开裙後的拉炼,露出大片光滑白皙的肌肤,唯有背脊上触目惊心的伤势满是血污与外翻的肉皮,包扎的绷带也无法真正做到止血的效用,堪堪勉强止住罢了。

        艾米丽没有想到的是,杰克会直接拉开她衣裙的拉炼检视伤势,并且替她做了专业简易的伤势紧急处理,相当有效率的止住鲜血外流,甚至给她注射了止痛剂,做到最完善的治疗。

        “你可真像个人。”艾米丽冷不防地开口道,“监管者应要心狠手辣,残酷无情才是,杰克先生,你这恐怕是要违背了身为监管者的职责。”

        “医生小姐,妳也不像个人啊。”杰克拢了拢她的衣裙,轻轻给她拉上背後的拉炼,漫不经心地说,“生存者应要互相帮助,友善助人才对,妳却算计他人,力求让他人陷入万劫不复的恐惧,真像是一个合格的监管者。”

        艾米丽一时没有说话,只是浅浅微笑。

        她缓缓挪动身子,侧过身来面对身前的男人,伸手试探性地触碰他的面具,发现男人没什麽反应,便轻轻将面具摘下,终是看清了男人的脸,苍白俊美的面孔,深邃幽黯的双眼,线条优美的嘴唇挂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活脱脱像个中世纪的吸血鬼爵士,还一身蛊惑人心的玫瑰馨香,骚气得很。

        杰克挑了挑眉骨,“我这张脸,医生小姐还满意吗?”
 
        艾米丽不冷不热地笑,“哦,像是死人的脸皮,你这张毫无血色的脸,我以前於医院实习时,在太平间见过几次。”

        杰克:“……”

        他倾身将手掌抵上艾米丽身後的柜子,艾米丽下意识身子一缩警觉的要避开他的接触,没想到他换了个姿势,手臂架起她的双腿,另一只手改成揽住她的肩膀,没碰着背脊的伤势,直接将她打横抱出铁柜,随後站了起来,抱着她朝地窖的方向走去。

        艾米丽心头一颤,因为姿势变换导致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她伸手扯住男人的衣领,蜷缩在他胸前微微颤栗,男人脚步一滞,像是在顾及她的伤势,脚步放慢不少速度。

        “你不打算让我出局吗?”艾米丽低声说道,“你这样相当容易让人爱上你哟,亲爱的杰克先生。”

        “能让医生小姐爱上我这样的人,是我最大的荣幸。”杰克看向她,一双深邃长眸蕴藏着些微的笑意,“我关注妳这样狡猾的生存者很久了,艾米丽小姐,妳可知道我得花多大的勇气才能向妳搭话呢。”
      
        “少油嘴滑舌了,杰克先生。”艾米丽以指尖轻轻刮了刮他的嘴唇,笑道,“说得像是暗恋我许久的毛头小子似的,怪渗人。”

        能趁这样的机会与监管者调情排解压力,艾米丽也是意外享受,浑身紧绷的肌肉也逐渐放松下来,尽管依旧对这个男人心怀防备,但起码这个男人足够浪漫,死在这个伪绅士手上倒是没什麽好懊悔的。

        终於来到地窖前时,杰克没有立刻将她放下,开口问道,“伤口还疼吗?”

        艾米丽摇摇头,“好多了。”

        她拍了拍杰克的肩膀示意他放自己下去,男人没多说什麽,俯身将她放下,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在这个弯身放人的动作,这个女人竟是猝不及防地咬了一口他的下颌。

        他吃痛捂住自己的下巴,同时摸到几个不明显的牙印,眼前的女人却对他笑得明媚,迳自纵身跃入深不见底的地窖,瞬间消失了身影。

        是挑釁,也是调情,暧昧极了,杰克若有所思地以手指轻抚着下巴的牙印,双眼似笑非笑地微微眯起。

        *

        艾米丽确实以为她肯定总有一天会死在监管者手中,但接下来几局“游戏”之中,她发觉其他监管者总会有意无意地将她放走,尽管她不断救走他人,甚至都要被她翻出火气来了,也只是做做样子让她挨上一刀,那些监管者像是达成了什麽协议,让她每局都成功全身而退。

        这可真有趣,艾米丽这麽想着,看着其他生存者对於下一局游戏感到惶恐不安的恐惧模样,竟是有种不住发笑的冲动。

        游戏开始,这次的游戏区在红教堂,满是墓碑的荒废墓地,教人背脊发凉,却不知为何让她想起了那个举止优雅的监管者,几丝甜腻暧昧的情绪在胸口微微躁动,不知为何这次有种奇妙的预感会遇上杰克,艾米丽刻意带上了红玫瑰,欲献上一束玫瑰向那位优雅绅士大胆求爱,也做好了被那个男人划上一刀的准备。

        艾米丽不知道的是,那个男人也带上了一只雪白戒指在教堂的红毯上等着她的到来,并做好了被她咬上一口的准备。

        说到底,那名伪绅士也不过是一个暗恋美人许久的毛头小子罢了。

    








###

杰医了解一下。

告诉杰克我爱他(安详躺

不知道为什麽这个角色真的戳死我,公主抱什麽的太犯规了。

评论(11)
热度(210)

日青

我這老屁股,一年不如一年啦。

© 日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