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影晴

【双黑/太中】『太宰还是没有回来。』

#CP太中

#淡虐

♦♦♦

人们好像总在迷惘,寻找着自身的定义,试图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自己。

还记得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当时刚结束一场小规模的帮派火拼斗争,太宰治坐在阶梯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和他聊着天打发时间。

他忘了那个时候聊到什麽话题,太宰忽然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慢慢地道,「这个世界在孩子们的绘本里被描绘得如梦似幻,可惜在我的孩提时代,却早已嚷嚷着想要解脱自己。」

明明是个黑手党里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却总说着让人想一枪打死他的丧气话,中原中也无法理解,也从来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

太宰治真他妈的可恨,但又让人无法真正恨起他来。

中原中也没有说出任何一句抚慰的话,而是选择反唇相讥,不是他没心没肺,也不只是因为看他不顺眼的原因,而是觉得太宰治根本是打从心里希望他这麽做。

他自然乐意奉陪,并且索性配合到底。

而在太宰治叛离组织的那一天,他开了一瓶昂贵的柏图斯,庆祝这个特殊的日子,不为什麽,他就是讨厌他。

至少这个家伙脱离黑手党後,不会再这麽孩子气地嚷着想要自杀了吧?他这麽猜测着。

直到两年後,他们以微妙的形式再度相见,太宰依然没变,还立志要与美女殉情,甚至仍然与以前一样,捉弄别人的恶趣味不减反增。

但是太宰彻底脱离黑手党的决心依旧,即使首领不计前嫌的邀请他回到黑手党,太宰却同样选择拒绝。

没有人能够理解,身为当年最年轻最有作为的干部之一,为何会那麽执意地脱离黑手党。


沾染一身的污秽,根本不可能彻底洗净。


***


时间再度过了两年,港口黑手党与侦探社之间达成一个平衡点,互不干涉,而港口黑手党的势力逐渐蔓延扩展,几乎掌控了整个横滨的命脉,连军警也别无他法。

然而,中原中也却在一天早上忽然毫无预兆的陷入昏睡,部下发现後,立刻紧急送医急救,却诊治不出病因。

没有任何原因,中也开始反反覆覆地陷入昏迷、再度转醒,短则40分钟,长则三天的时间,记忆也出现时间错乱的状况,甚至昏迷的时间逐渐有加长的趋势。

偶尔他恢复意识时,有时会发现在旁边照料着他的属下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却又什麽都不说,这让他觉得恼怒不已。

这样的日子一长,他开始写日记,纪录所有以前发生过的事情,也写过遗书,避免自己忽然就这麽一睡不醒了,但遗书被红叶大姐给撕成了碎片,流着泪狠狠抱紧他,要他不许再写这种不吉利的东西。

他当然想过,太宰这麽讨厌他,应该会来医院大肆嘲笑他一顿吧?

只是他等了许久,就是没等到太宰。

或许是工作忙碌,或许是找到了愿意殉情的美女,他不在乎,反正这个家伙的私生活他没兴趣关注。

他只是单纯觉得这家伙不来探望一下重病在身的他,很不够意思罢了。

他就这麽昏迷、清醒、昏迷、清醒,如此反反覆覆,直至所有器官彻底衰竭坏死,在安详的睡梦之中,悄然离开这个世界。

——为何太宰还是没有回来?

一阵刷刷轻响,微风轻柔地翻动着日记本的书页,每一页都是主人凌乱而深浅不一的字迹。

十年的恩怨,四年的执着,几乎快写满整个日记本,没有任何空白之处。

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

我喊了十遍,你却连一遍也没有回头。


***


太宰治处理完国外的任务委托,一回国的当下便是立刻赶去医院,也不管国木田独步在後头抓狂地叫喊。

但是在他来到病房时,迎面便看见红叶从病房走出,那精致的妆容根本遮掩不住脸色的苍白,嘴唇微微打颤着,双眼红肿,定定的望着他,露出一抹虚弱的微笑。

太宰忽地觉得心头有什麽东西在坠落,轰然碎裂。

「这是中也的日记本。」红叶将手中的日记递给他,轻声说道,「下次见面就是在葬礼上了。」

语毕,她安静地越过他离去,但太宰却突然吐出一句,「骗人。」

红叶回头,怔然注视着他,只见太宰面露微笑,朗声道,「红叶大姐,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打从中也14岁刚来黑手党的那一年,我一路看着他成长,你认为我会拿这个开玩笑?」红叶淡淡的说着,神情平静,眼底却尽是一片凄然的死寂。

「太宰,你应该比谁都还要清楚,中也死去的这个事实。」


***


太宰治回到住处後,第一件事就是翻开中也的日记本。

褐红色的真皮笔记本,厚重,昂贵,里头没有任何线条,只是一大片空白的设计任由主人发挥。


「2004年4月

不懂为什麽会和那个自杀癖成为搭档。」

「2005年6月

第一次和太宰成功歼灭一个异能组织。」

「2005年7月

太宰尝试跳崖自杀,不觉得羞耻吗?」

「2005年11月

不太记得那时发生什麽事了。

任务中与太宰失去联络,最後於山中找到一个在树上呼呼大睡的白痴。

听说太宰会爬到树上是为了躲狗。」


一字一句,写着当年与他成为搭档的事迹,有时只是简单的一句看法,一句抱怨,却真挚,也让人镂骨铭心。

太宰治垂下眼簾,一页页的翻着,最後找到中也开始反反覆覆昏迷那段日子写的日记;


「2017年2月24日

头痛,浑身不对劲。」

「2017年2月27日

我昏睡了三日,醒来之後,发现枕头湿了一大片。

我不知道我梦到了什麽,但心脏很疼。」

「2017年3月2日

一觉醒来,看见属下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莫名烦躁。」

「2017年3月6日

为什麽太宰还没有回来?」

「2017年3月17日

开始出现咳嗽症状,甚至咳出了血,整个手掌都是一片鲜红。」

「2017年3月23日

以前也有感冒发烧,却不得不出来做任务的时候。

那时太宰说,我若真的撑不住了,就喊他。

我从来没有喊过,但是现在我想喊,却没有力气喊出来了。」


日记里头的字迹开始有了潦草的迹象,显示主人的力不从心,身子已经逐渐衰竭虚弱。

可字里行间,尽是他最深切寂寥的执着,太宰离开了多少年,他便细数多少空白的日子。

太宰治死死捏着日记本的边角,节骨分明的指节微微泛白,他咬紧牙根,只觉得一股莫名的悲恸忽地袭上心头。

他到底错过了什麽?他到底做了什麽?为什麽不等等他?再等他一会儿——


「太宰还是没有回来。」

「医生说我的肾脏坏了。

太宰还是没有回来。」

「太宰还是没有回来。」

「太宰还是没有回来。」

「太宰还是没有回来。」

「心肺开始衰竭、意识昏沉。

太宰还是没有回来。」

「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太宰……

太宰是个骗子。」

「喉咙很疼,手指很疼,骨头很疼……

太宰还是没有回来。」

「太宰还是没有回来。」

「太宰、还没回来……」


最後一次的纪录停在这里便戛然而止,太宰盯着那一行字,双手微微颤栗着,他开始不停的翻着日记,试图寻找下一篇日记,直到日记被翻到最後一页,却仍是一片空白。

没了,全部结束了。

他的眸光涣散,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死命地攥紧拳头,指尖狠狠扎入掌心,那麽用力,足以让手掌割出血来。


中也。

现在你快点喊我的名字,喊啊、喊啊!


『太宰还是没有回来。』


这句话犹如诅咒似的,深深烙印在他的脑海之中,永远挥之不去。

太宰治浑身开始剧烈发抖,嘴角勾起一抹疯狂扭曲的笑意,他想笑出来,泪水却越涌越凶,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不断蔓延至全身的神经,彷佛连指尖发梢也在隐隐抽痛。

人们好像总在迷惘,寻找着自身的定义。

——待他们找到自身的定义,在蓦然回首之时,这才发觉自己同时也失去了很多东西。


椎心蚀骨,然肝肠寸断矣。




【The end】

评论(11)
热度(169)

櫻影晴

湾家人,同人写手
我的QQ:3347291267
☑可喂食
☑亲和力
☑微蠢萌

© 櫻影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