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影晴

【太X自】您的好友[殉情狂魔]已上线 (04)

*太宰治带儿砸 

*芥川一脸幽怨 

*女主套路满满 

*樋口生无可恋 

 

        ***

 

隔日早晨,太宰治被从窗户洒落进来的阳光刺痛了双眼,这才悠悠转醒。

他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脖颈,低头一看,发现躺在他大腿上睡了一整晚的荻野真已经不见了,换成小正树靠在他的膝上熟睡着,一头蓬松柔软的黑发睡得乱七八糟,白皙稚嫩的小脸被阳光晒得红通通的,眉头秀气地轻蹙而起,似乎被外头的阳光干扰了睡眠,睡得不太安稳。

太宰治下意识微微偏过身子,替正树挡住了大半阳光,他抬手轻抚着小男孩的蓬松黑发,不知怎么地,心里好像有什么莫名的情感被触动了。

他忍不住开始认真思考着,荻野正树与太宰正树到底哪个念起来拗口,左思右想,果然还是太宰正树这个名字最好听,荻野正树这个名字一点儿也不好,还有点娘气,以后出去外面被人家笑怎么办?

太宰治自得其乐的想了半天后,才看见荻野真从房间里头走出来,她抬手将长发扎了一个马尾,连一个眼神都没丢给太宰,拿了挂在墙上的围裙穿上后,径自到厨房里去了。

太宰治觉得有些好笑,他张望了四周,看见餐桌上还放着荻野真的手机,便轻轻地抱起自家儿子,迈步过去拿起那只手机。

小正树被他的动作弄醒了,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他看着太宰治拿起那只手机,有些困惑地眨巴着眼,小声的说,「为什么要拿妈妈的手机?」

「爸爸要给妈妈输入自己的电话号码啊,方便妈妈有事找爸爸。」太宰治拿了人家的东西还很理直气壮,「小正树,你知道妈妈的手机密码吗?」

正树歪着脑袋想了想,才奶声奶气地道,「我的生日,0814。」

太宰治立刻开启手机屏幕,飞快地输入密码,手机也随即解锁,他按进通讯簿输入自己的电话号码,填入联络人数据时,鸢褐色的瞳眸里满是恶趣味的顽劣笑意。

小正树转而伸出小手抱着太宰治的颈项,趴在他的颈窝里打瞌睡,而太宰治放下荻野真的手机后,便将小正树抱回沙发上,并且脱下自己的驼色风衣替他轻轻盖上。

在客厅里无聊地悠晃几圈,太宰治又慢悠悠地晃去厨房,看见荻野真正在做早饭,一旁的盘子里还放着几个小饭团,他笑吟吟地伸手环住她的腰,另一只手顺势要摸走盘里的饭团,没想到荻野真忽地将手中的菜刀往他腹侧顶了顶,语气悠然,「信不信我马上废了你的兄弟,让你一辈子抬不起头?」

太宰治只好乖乖的缩回手,微微鼓起腮帮子,有些委屈,「我只是肚子饿了嘛。」

荻野真瞟了他一眼,「肚子饿就可以随便乱拿吗?而且还没洗手。」

说着,她放下手中的菜刀,拿起其中一个小饭团往他嘴里塞,太宰治张口叼住饭团,咀嚼了几下之后,顿时眼睛一亮,「有夹蟹肉!」

荻野真拿起菜刀继续切着黄瓜丁,慢慢的说,「正树跟你一样都爱吃螃蟹,家里就放了好几个蟹肉罐头,放心吃吧,还多得很。」

太宰治眉眼含笑,一口咽下了饭团,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太宰治慢吞吞地拿起手机按了接听键,里头随即传出国木田独步的怒吼声,「混账太宰!别以为你可以继续这么翘班下去!都要九点半了你到底去哪里鬼混了?去宿舍找你也完全找不到人!」

「欸嘿,国木田君真是的,我在荻野小姐的家里过夜了呢,这么容易生气可是会长皱纹的哟。」太宰治努努嘴,调侃地说着,「而且你这么大声可是会吵到小正树睡觉的,真是没礼貌呢国木田君~」

「所以呢?就算你在哪个小姐家里过夜我也绝不允……什么?!」国木田说到一半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刚刚太宰治说了什么话,忍不住失声大叫,「荻野小姐?你在荻野小姐家里过夜?!」

这进展也未免太神速了,昨天荻野小姐才甩了太宰一脸狗粮,今天就一起过夜了?

国木田独步强烈怀疑自己今天起床的姿势不对,否则怎么会听到太宰在那边胡言乱语?该不会是太宰在跟他恶作剧?

「嗯?国木田君难道在怀疑我吗?还是我请荻野小姐来跟你说几句话?」

电话另一边的太宰愉悦地说着,隐隐约约还听得见他似乎在对身旁的人说着什么「哎呦说句话给我做个证明」、「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啊好可怕」,国木田独步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只能开口要求道,「太宰,把电话拿给荻野小姐,我有话要对她说。」

没多久,电话另一头终于传来了荻野真的声音,她的语气带着些许的抱歉,声调温婉柔和,「国木田先生,真的是很对不起,太宰治这家伙先让我借走半天,我们有点帐要好好一并算清楚。」

「我才要和荻野小姐道歉,太宰这家伙又给妳添麻烦了。」国木田独步听着她的话,突然觉得自己也不必这么不通人情,便客气地说,「方便让我知道太宰又惹上什么麻烦了吗?我会替他请假的。」

「不太好说,太宰治昨晚喝的酒都是我给他付的钱呢。」荻野真说。

「好的,我明白了,那么我就不打扰妳了。」国木田独步了解的点点头,混蛋太宰一直给他人添麻烦,然而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太宰当年让人家怀上孩子还不负责任这点已经够糟糕了,现在又喝酒不付酒钱,这笔帐确实是该好好算一算。

荻野真挂掉电话后,面无表情地将手机递给太宰治,他伸手接过手机,笑容满面地说,「哎呀,谢谢妳给我请了假,正好今天实在没什么心情上班呢。」

谢谢?荻野真似笑非笑地双手抱着胳膊挑眉瞟他,眼角眉梢笑起来的弧度尽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痞气,太宰治被她瞧得有点毛,笑容微微僵硬了起来,「难道……妳真的要跟我算账?」

「不然你以为呢?孩子的爸。」荻野真伸出手来,轻轻替他抚平了衬衫上面的绉褶,柔声说道,「亲爱的,你当我昨天让你在这里过夜是佛心来着的吗?你当我这儿是渣男免费收容所吗?你当我这些年以来,将正树这孩子养育长大很轻松很容易吗?」

闻言,太宰治脸上的笑容彻底凝结,他缓慢的仰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最后举起双手做出挫败投降的姿势,有气无力地晃了晃脑袋。

「说吧,孩子的妈,妳希望我替妳做些什么?」 

*** 

芥川龙之介双手插在黑色大衣的口袋里,独自一人在巷里快步疾走着。

不久前才完成了上司中原中也所交代的任务,甩掉那些警察后,后面只需要再跟中原中也汇报一声即可,只是他认为自己没有将自身能力完整的展现出来,即使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任务,却远远还不够。

他不由得自嘲地扬起嘴角,抬手捂住嘴轻咳数声,这个时候一直在后方苦苦追赶的樋口一叶才姗姗来迟地追了上来,弯下腰来呼哧呼哧拼命喘气着,断断续续地说,「芥川前辈……您走得太急了我都追不上……」

芥川没有说话,他站在巷口望向远处,黝黑的双眸出神地看着半空中虚无的一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到樋口一叶差不多缓过来后,这才直起身来,看到芥川望着别处出神,便也下意识往另一处随意张望了一下,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没吓晕过去,只能嗑嗑巴巴地道,「芥、芥川前辈……」

「怎么了?」芥川微微偏过头,神色依然清冷淡漠,「别说什么妳又看到了好吃的甜点想要买。」

「不、不是这个问题。」樋口一叶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的抖着手指向左边的方向,嗫嚅着说,「是太宰先生——」

「什么?」

一听到太宰两个字,芥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樋口一叶指着的地方看过去,远远的便看见那位黑发鸢眸的年轻男子,他眸底含笑,手里还牵着同样拥有一头蓬松黑发的小男孩,一大一小有说有笑地走在街上,看起来感情相当融洽。

「没想到太宰先生居然有了儿子。」樋口一叶不敢置信地摇了摇头,还记得几个月前,那个殉情狂魔还打电话向她热情邀约一起入水殉情,吓得她立刻切断电话线,并且申请了新的电话号码,这给她造成不小的阴影,连续换了几组号码才肯罢休。

结果呢,这才一转眼没多久就多了个儿子,果然一定是以前到处拈花惹草的报应,而且多半是私生子。

「太宰先生……」芥川攥紧拳头,深邃漆黑的瞳眸紧紧盯着太宰治牵着孩子越走越远的身影,他的表情微微扭曲了起来,咬牙切齿地说,「太宰先生为什么没有邀请在下吃喜酒!」

樋口一叶心惊胆跳,等等为什么会联想到吃喜酒?她根本没听说过太宰治结婚的消息啊!

她只得小声提醒道,「芥川前辈,我并没有听说过侦探社那儿有什么喜事,就算真的有,我们也会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的。」

芥川冷哼一声,「妳认为像太宰先生这样的人,会让妳这么容易捕捉到消息吗?」

樋口一时哑口无言,她仔细想想,忽然觉得芥川前辈说的确实也挺有道理。

芥川阴沉着脸毫不犹豫地迈开步伐径自往前走去,樋口不禁一愣,连忙追上前问,「芥川前辈!您这是要去哪?我们还得向中也先生报备——」

「我去找太宰先生问清楚。」 

「那任务——」 

「我去找太宰先生问清楚。」 

「那下午吃红豆沙的行程——」 

「我去找太宰先生问清楚。」 

「……」 

 

樋口一叶终于闭上嘴不再说话。行行行,芥川前辈您说什么都好,您高兴您任性。 

 

 

【待续】 

 

### 

 

下一章又是一个套路满满的一集了,莫名觉得荻野被我塑造成一个可怕的真●男主(捂脸 

你们下一章就明白我在说什么了真的Orz


评论(17)
热度(84)

櫻影晴

湾家人,同人写手
我的QQ:3347291267
☑可喂食
☑亲和力
☑微蠢萌

© 櫻影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