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影晴

【太X自】您的好友[殉情狂魔]已上线 (06)

*护妻狂魔上线 

*真●男主断线 

*广津老泪纵横 

*啊啊啊我的车

 

       ***

 

当年尾崎红叶接获首领谕令,前去镇压横滨其余黑帮势力,而他们和敌方周旋的那几个礼拜之中,成功俘获了敌方部队的队长,但在一番严刑折磨之下,怎么也翘不开对方紧闭的嘴巴,无法得到敌方信息。

当时包括荻野真在内的拷问小队也别无他法,只能让太宰治亲自出马,他仅用了一种方法便让队长乖乖地开口吐出所有讯息,下场却是死无全尸。

将人体千刀万剐,并且活生生地把心脏刨挖而出,手法相当冷血残酷,荻野真采纳了太宰治的提议,派遣属下将队长的心脏与残肢寄送给敌方首领,顺利助长了敌方的怒焰,立誓要港口黑手党彻底付出代价。

然而荻野真早已从俘虏口中得知了组织的数个据点,与尾崎红叶讨论过后,她借出红叶手下的武斗部队,分成几个小组,不断佯攻敌方组织据点,在敌方组织愤然准备应战之时,却又迅速撤退,敌方组织不但无法反击,甚至还损失了数名部属,连同资源也一而再地被破坏。

连续几天的佯攻,完全没有规律性可言的攻击及行动方式,时不时地放火、炸弹等类恐吓,更是让敌方应付的越发吃力,疲惫不堪,在敌方又气又急的状态下,尾崎红叶直接请示首领,派出“双黑”。

很顺利的,敌方组织在一夜之间,被“双黑”彻底歼灭。

他们是《钟塔侍从》麾下的日本分支组织,被抛弃的『见习骑士』。


***


再度见到荻野真时,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之久。

太宰治牵着正树站在街头等着,看见广津柳浪开着那辆黑色轿车过来,上头还狼狈地布满千疮百孔的弹痕,心里便有几分了然,果然广津先生是被荻野真给拖下水了,那辆老车还是他最爱的奔驰,这下真不知道广津先生该有多心疼呢。

广津柳浪将车子停在路边后,拉下车窗,对着站在路口的两父子说,「荻野受伤了,大腿处中弹,手腕遭流弹擦伤,我这辆车是没法再开了,你们要不要叫辆出租车把荻野带回去?」

太宰治瞅了瞅广津柳浪那辆已成破铜烂铁的奔驰,又看一眼不断朝这里好奇侧目的路人们,有些好笑地说,「广津先生,你这次的损失真是惨重呢。」

广津柳浪叹了一口气,「可不是吗?不过这辆车的年龄也到了,换辆新车也没什么不好。」

太宰治不置可否,知道广津柳浪这样念旧的人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难受的。

他伸手轻轻敲了敲车门,琢磨了许久才道,「那么,荻野现在是昏过去了?」

广津柳浪点头。

一旁的小正树听到母亲昏过去了,便有些着急地拉开车门,踮起脚尖要爬上车子,但太宰治按住了正树的肩膀,低低的说,「正树,让我来吧?」

小正树犹豫半晌,才点点头,慢慢地侧身退开了。

太宰治弯身下来,小心翼翼地钻入车内,他仔细打量着眼前陷入昏睡的女人,忍不住沉下脸来。

她的脸色苍白,额间布满细汗,米色的长发凌乱地黏在颊边,身上的白裙染上大片鲜红,那抹血色甚至有不断渗开的迹象,手腕上的伤处只是简单的拿了外套绑住止血,照这个情况看来,伤势若是再不做好处理,只会越来越严重。

荻野真或许头脑聪明,体术优秀,但是她终究是个无异能的普通人,纵使有广津柳浪的保护还是非常吃亏。

他将荻野真抱出车外,一边还不忘对广津柳浪吩咐道,「快帮我打电话通知侦探社的人,出租车并不会愿意载一个浑身是血的乘客。」

「是。」广津柳浪立刻手忙脚乱的要打电话,而小正树抬手捉住母亲的裙角,担心地仰头想看看荻野真,太宰治只能抱着怀中的人稍微曲下身,让正树看过她的情况。

小正树难得地慌了神,但是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后,依然是不哭不闹的,这样的表现太宰治都看在眼里,没有放过任何一丝细微的变化。

「正树,你知道袭击你母亲的人是谁吗?」他开口问道。

看到小男孩这一连串超龄的成熟表现,若再说小正树是什么天真无邪的傻白甜,太宰治是打死也不相信的,他早该想到,正树是他太宰治与荻野真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小正树偏过脑袋,那双遗传了荻野真的浅紫双瞳定定地望着他,张口轻声道,「妈妈之前只跟我提到了一点点,说是『见习骑士』。」

闻言,太宰治浑身的气息瞬间冷了下来,他轻轻牵动起嘴角,漂亮狭长的鸢眸微弯,眼角却彷佛淬着冰渣子似的,令人没由来地寒毛倒竖,背脊发凉。

「——啊,原来他们还没死透吗?」


***


待荻野真清醒过来时,她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的伤势已经全都包扎好了,身上沾染鲜血的衣物也被换成雪白的病服,只不过伤口依然隐隐刺痛着,疼得她嘶嘶抽着气。

「荻野小姐……醒了吗?」一名娃娃脸的白发少年正好坐在旁边,见到她醒了过来,立刻小心翼翼地说,「身体觉得怎么样?需要叫太宰先生过来吗?」

荻野真盯着他一会儿,才声音微哑地开口,「没事,我的儿子正树呢?」

「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太宰先生说孩子不能晚睡,已经将小正树带去侦探社的员工宿舍睡觉了。」白发少年笑笑,体贴的问道,「要不要我去给妳泡点热茶喝?起码是热的,多少可以垫垫胃。」

「好的,麻烦你了。」荻野真点点头。

白发少年立刻转身张罗去了,荻野真见他离开后,动作缓慢地撑起身子,因为拉扯到身上的伤口,不由得一阵呲牙咧嘴,好不容易坐起身来,便听见外头传来一阵细碎谈话声,之后过没多久,病床的隔离帘被来人伸手拉开了。

太宰治拉开隔离帘,看见荻野真已经醒了,倒也没什么特别的表示,随手拉了一张椅子在她身旁落座,慢悠悠地道,「妳这些外伤原本可以让我们侦探社的与谢野医生彻底治好的,不过我拒绝了,只让她给妳稍微处理包扎了一下。」

「哦?为什么?」荻野真皮笑肉不笑的,隐约能够猜到这个男人在想什么,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我觉得让妳痛上几天也不错,这会让妳学到教训的。」太宰治漫不经心地说着,还顺手掐了一把她的大腿伤处。

荻野真疼到不行,这混账男人绝对是在报复,她虽然把他一同也算计了进去,但是根本没动到他任何一根寒毛,真搞不懂这殉情狂魔是在不爽什么。

她抄起床边的花瓶要扔他,太宰治却先一步捉住了她的手腕,甚至还故意抓在她手腕上被流弹擦伤的地方,荻野真吃痛,手指下意识一松,花瓶便被他眼疾手快地截去了。

「荻野,我也不过是希望妳替正树好好想一想,妳知道那孩子多担心妳吗?」太宰治眉头深锁着,有些不悦,「不让与谢野医生给妳治好伤势,是要妳长点记性,再这么胡闹下去,总有一天妳是会死的。」

被太宰治死死扣着手腕,荻野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反问一句,「太宰,你听过好了伤疤忘了疼这句话吗?」

闻言,太宰治微微瞇眼,「妳想说什么?」

她用力抽回了自己的手,将散乱的发丝拢到颈侧,嗤笑出声,「我这个人啊,伤口总是好得特别快,你可以认为我是个不要命的蠢蛋,但若要我再选择一次,我依然会选择保护正树为优先。」

太宰治一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她,鸢褐色瞳孔蒙上一层散不开的混浊雾气,那样的眼神让人不由得心头一颤,却又猜不透他的想法。

「荻野,这就是妳所谓的“爱”?难道妳不觉得这有点——太过鲁莽?」

荻野真启唇正想说些什么,刚好那名白发少年又端着茶回来了,他将手中的茶杯递给荻野真,顺便提醒道,「茶有点烫,小心烫口。」

「呜哇,敦君居然没有泡我的茶,真是太失望了。」太宰治见中岛敦给荻野真端茶过来,忍不住鼓起腮帮子,哼哼唧唧地抱怨了起来,「敦君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应该要顺手也端我的份过来啊。」

「太宰先生,荻野小姐是伤员,再怎么说也该以照顾伤员为优先——」 

「啊啊敦君你实在让我太伤心了,我好歹也是你的前辈啊,我只是想要一杯好喝的热茶——」 

「太宰先生,可是昨天你才嫌弃这茶的质量不好啊……」

荻野真一口口轻啜着热茶,听着太宰治对侦探社的后辈无理取闹着,也没有理会他们,仅是敛下眼帘,几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口气。

她明白太宰治并不是无法理解她宁可优先选择保护正树的行为,而是不太赞同她的想法,认为没有必要让自己陷于如此难堪的境地,可正树这孩子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亲生骨肉,是与她血脉相连的孩子,要她自私的选择保住自己的性命,她做不到。

怀孕的那十个月以来她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尾崎红叶总劝她好歹找个愿意负责的男人嫁了,但是她不愿意,因为这么一来,她就违背了当初决心生下孩子的初衷。

尾崎红叶知道她的对于执着的事是怎么劝也劝不听的,只能摇头苦笑,倒是没再提其他主意了,吩咐了中原中也等人多照看她一点,而这些年来能够让正树平平安安地成长,尾崎红叶也有很大的功劳,荻野真自然是非常感激。

如果太宰治是个女人多好,他只需要射一发就能拍拍屁股提裤子走人了,根本无法体会女人怀孕的辛苦。

她仰头饮尽了热茶,将空杯放在床边,翻身就要下床,那位被太宰称为“敦君”的白发少年见她要离开病床,连忙紧张地上前阻止她,「荻野小姐,与谢野医生说妳还不能下床,最好再观察几天——」

「我没事。」荻野真拍拍他的肩膀,安抚地对这名贴心的白发少年道,「痛个几天就没事了,我身体好着呢。」

「是吗……」中岛敦有些局促不安地朝太宰望去,而太宰对他笑笑,示意他不必在意,中岛敦才放心下来,转身退了出去。

「现在我要回去了。」荻野真拿起自己的包包,淡淡的说,「请让我把正树带回家,我不觉得正树在你那里能够睡得安心。」

「妳受了伤,正树怎么可能睡得安心?」太宰治眉头一挑,有些好笑,「今晚就在我这里过夜吧,在这个时间回去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如果有人刻意在那附近埋伏怎么办?」

荻野真沉吟片刻,觉得他的考虑确实有道理,也没再坚持要回去,稍稍整理一下身上的病服后,便让太宰治搀扶着她离开了侦探社。

员工宿舍距离侦探社没有多远,只隔着一条街,步行个五分钟就到了,不过甫一走出侦探社的大楼,一阵冷风迎面袭来,荻野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激起一身鸡皮疙瘩,嘴里还没吐出“好冷”两个字,一件驼色风衣直接被披上她的肩头,上面还带有一股诱人的烟草味,以及混合着属于男人身上才有的淡薄清香,撩得她心猿意马,思绪淆紊。

她突然想抽烟,想狠狠隐去那些杂乱不堪的思绪,却又更想把这该死的烟瘾戒掉,这种复杂的感觉简直要逼疯了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荻野真伸出手,紧紧揪住了太宰治的袖口,语气带上一丝不易察觉的愠恼,「太宰,我想抽烟。」

太宰治低头看她,忽地笑了一下,抬手以指腹轻抚上她的嘴唇,一笔一划地描绘着上头的唇纹,她很不耐烦,忿忿地拍开了他的手,耳边却听见太宰治温温的道,「啊呀,真是糟糕,妳的烟瘾恐怕是治不好了。」

荻野真怔然抬头望向他,这才意识到两人现在的距离近得暧昧,吐息缠绕,只要他稍微一动,便能吻上她的嘴唇,扎扎实实。

太宰治嘴角噙着儒雅迷人的笑意,鸢眸弯成一道新月的弧度,他清清喉咙,正经八百地开口建议,「荻野,搬过来我这里住下,我便帮妳彻底治好烟瘾,妳看这个交易如何?」

 



###

这章太宰与荻野两人的一些对话都含有另一层的意思,好想解释但是觉得解释就剧透了(#


评论(11)
热度(82)

櫻影晴

湾家人,同人写手
我的QQ:3347291267
☑可喂食
☑亲和力
☑微蠢萌

© 櫻影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