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影晴

【敦芥/知乎体】总被秀恩爱是怎样的体验?

*敦芥
*学院paro
*中也视角
*疯狂灑糖
*借欧练太太的梗,没灵感只能玩玩老梗,还在慢慢调整作息Orz
*留言都会看,但是请原谅我这里要过年也挺忙的,打扫打到挂

====================================

【提问】总被秀恩爱是怎样的体验?  

@吃青花鱼不吐鱼骨头

12520人关注   2429条评论

谢邀,说到这个确实找我就对了。

我的邻居兼学弟是那种话少高冷的性子,在这里简称他为A君吧,从小到大身体极差,动不动就咳嗽贫血昏倒,总让我操心,不过是个相当优秀的孩子,成绩优异不说,也挺受女孩子们欢迎的。

A君升上大二後才从家里搬来学校宿舍住,正巧同样是住在我隔壁,这样倒也好互相照应,毕竟他身体不太好,让他自己一个人住到别处我也不放心。

可自从A君升上大二,便一天到晚追着我们校里的学生会长D君跑,崇拜得不行,然而D君是个脑子有病的自杀狂魔,经常上演跳池自杀的戏码,甚至仗着自己的漂亮皮囊到处邀请学妹们一同殉情,我完全无法理解A君到底崇拜他哪一点,也非常担心A君是否对他存有爱慕之情,不过A君是这麽解释的,“在下对於前辈单纯只是崇拜的感情。”

听到他的回答确实是松了一口气,可看着那个混蛋D君老是喜欢对他恶言相向,那里不好这里不好的,鸡蛋里挑骨头,这让我相当为A君感到不值,不错,我刻意挑在那个D君在诱哄学妹一起殉情的时候要把他痛殴一顿,谁知道他像是料到了我会出现似的,张口就是一声吼,“虎敦!江湖救急啊!”

一名不认识的白发学弟忽地从旁边的围墙翻墙而来,那身姿矫健,虎虎生风,一看就知道是曾经混过道上的不良少年,而且身上还穿着崭新的体育服,看来应该是体育系一年级的新生,原本以为可以好好跟白发学弟痛快地干上一架,没想到白发学弟只是不断向我诚恳的道歉,伸出手硬是想把D君拖走,但D君抵死不从,还对我出言挑釁,真想把他那张脸揍得连他娘都认不出来。

听到这里,你们一定会问说,这些内容跟标题的提问根本没什麽关系吧?

别急,现在才要进入正题。

就在这个时候,A君刚好经过这儿,手里还捧着不久前拜托他替我拿的课本,而那个被D君称为“虎敦”的小学弟见到他,忍不住脸儿一红,出声喊了A君前辈,A君闻声转头看去,便见到虎敦小学弟正以极其粗暴的姿势架着D君要往後拖,这下可好,A君双眼一瞪,苍白的脸庞都气红了,咬牙卷起袖子冲上去对着虎敦小学弟就是一阵痛揍。

忘了说,A君为了练身体曾经练过三年的空手道,这一阵揍下来尘沙滚滚昏天暗地,当然虎敦小学弟不良少年也不是混假的,还能勉强挡下几招,就是舍不得对A君下重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虎敦小学弟喜欢他呢。

之後也是我硬把A君架走才结束这场莫名其妙的斗殴,只不过因为这件事,A君每次碰上虎敦小学弟必会冲上去跟对方打上一架,而虎敦小学弟不知有什麽特别嗜好,竟然越加崇拜A君的身手,还特地跑来询问我,A君喜欢吃什麽?A君明天最後一堂课是什麽?A君平常喜欢干些什麽事?然後隔天又是鼻青脸肿的跑来问我,哎?A君居然不喜欢吃橘子吗?

我都告诉你A君特别喜欢吃无花果了,你还傻乎乎地选择听那个D君的话,带了A君最讨厌的橘子去找他,这不是讨揍吗?

总之虎敦小学弟一个月下来的死缠烂打,A君态度似乎没有丝毫的软化,唯一能够看出来的变化便是虎敦小学弟脸上越来越少的瘀青,这学弟也是够有耐心,每天小心翼翼的嘘寒问暖,经常外带一份茶泡饭跑去接A君下课,下雨天依然风雨无阻地撑伞接送,A君感动不了,我都要先被感动了。

直到这两人正式在一起时已经是三个月後的事了,从中看出的迹象便是虎敦小学弟白白净净的脸蛋,没有瘀青没有黑眼圈,A君对小学弟也变得耐心许多,脸上不再带着厌烦的神情,还会亲自指导小学弟的课业问题,这两人随着日子一长,竟也学会了秀恩爱,在图书馆一起念书时,不经意抬眼一瞥,看见虎敦小学弟轻啄了一口A君的脸颊,笑容满面,而A君面无表情的看着笔记本,耳根子却悄悄地红了。

这也就罢了,某天晚上,好不容易赶完关於重力学的报告,正准备好好睡上一觉时,突然听见隔壁A君的房里传来一阵压抑的呻吟声,咱们宿舍本就隔音不好,当下听到还以为A君身体哪里出了问题,立刻火烧屁股地冲去猛敲A君的房门,结果开门的人是赤裸着上身的虎敦小学弟,见我一脸错愕的模样,便红着脸支支吾吾向我解释刚刚他们到底做了什麽。

我不想听,我特麽的完全不想知道。


问我总被秀恩爱是怎样的体验?  
你们自己看着就能明白我的感受了吧。










【END】

评论(4)
热度(166)

櫻影晴

湾家人,同人写手
我的QQ:3347291267
☑可喂食
☑亲和力
☑微蠢萌

© 櫻影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