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影晴

【太中/双黑】腐朽恶客 (下)

*R15
*双黑太中
*黑暗沉重向
*科塔尔综合症

科塔尔综合症,患者认为自身躯体和内部器官发生了变化,部分或是全部已经不存在了。患者甚至认为自己早已死去离世,即使和外人说话也不认为自己依然活着。

恶客,曼陀罗的别称,有毒。

=====================================      

        太宰治害怕什麽?

        死亡?饥饿?孤独?贫穷?不,这些对他来说完全不值一提,唯一令他害怕的东西,是失去。

        人类本性贪婪,渴求一切存有价值的东西,但从得到它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有失去它的一天,不惜延长人生去追求的东西,对他来说不可能存在。

        太宰治曾经试着活下去,可是没办法啊,再怎麽挣扎地苟延残喘,身体里彷佛有什麽东西一直在碎裂,支离破碎的,那些碎片刺破了脆弱鲜红的脏器,只差没有刺穿他的肌肤露出狰狞可怖的伤口,於是他在身上缠满绷带,在肌肤被这些碎片穿破之前,用绷带紧紧捆绑起来。

        体内的脏器正在逐渐腐朽化脓,他却感受不到任何一丝疼痛,是感官麻木?还是他根本只是个可悲的行尸走肉?

        修长指尖使劲在手腕上刨出数道深浅不一的艳丽血痕,薄透肌肤因为自残而隐约绷起纤细青色的血管,这时太宰治清晰地感觉到了何谓疼痛,让他疼得蹙紧眉头,但又是一阵不解。

        既然他已经死了,为何上天还是那麽残忍,依然让他拥有感受疼痛的知觉?

        ***

        一到达下一个城镇,太宰治便搀扶着中也离开这辆走私军火的火车,两人在镇上的小诊所随机找了一名医生,太宰治在与医生交涉的过程刻意多给了对方一点钱,那位医生倒也识时务,没有多问什麽,马上利索地为中也包扎伤口,并且提供诊所楼上的空阁楼让他们能够稍作休息。

        中也甫一来到阁楼的小房间,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太宰治看着中也蜷缩在墙角的身影,犹豫片刻,才褪下身上的黑色大衣,轻轻披在中也身上。不久前医生才提醒过他,之後中也有可能还会出现发烧梦呓的症状,不过撑过这段时间就没事了。

        “如果不是为了替我挡下这一棍,你根本不会落到这种地步啊。”太宰治弯起唇角,盘腿坐了下来,近距离注视着中也的脸庞,突然不禁恍惚起来。

        依稀记得,当年他与中也曾经为了一个任务,必须混入宴会里头,夺取敌方的机密情报,那场宴会可说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假象,敌方交易情报才是真正的目的,森鸥外特别要求他们这次绝对不能失误。

        混入宴会不是什麽难题,但中也的特徵特别惹眼,一米六橙发蓝眼的矮个子,不像太宰治只要把绷带解去、换个发型就能简单了事,而且他们的邀请函上设定的身份是一对姓氏津岛的夫妻,中原中也不得不男扮女装。

        中原中也对着这邀请函上的「津岛夫人」四个字骂骂咧咧,但真正要执行任务起来可是认真的不得了,飞快地穿上了那件剪裁贴身的黑色鱼尾裙,太宰治替中也将後背的拉炼拉上後,细心的给中也涂上殷红唇彩,一边还不怕死的夸赞道,“呜哇,中也真是适合穿女装,完全没有一点违和感呢,都快让我动心了。”

        中原中也毫不留情用八釐米细跟鞋的鞋跟狠狠践踏在太宰治的鞋尖上,这让太宰治忍不住手抖了抖,殷红唇彩在那张俊秀脸庞落下一道红痕,看起来相当滑稽可笑。

        在中原中也杀气腾腾的目光下,太宰治笑眯眯地给他擦擦脸,又重新补上了唇彩。

        说句实话,中原中也本身底子就好,脸庞五官深邃,长年以来的杀人历练使他的轮廓线条越发凌厉冷峻,但在刻意上妆柔和五官线条後,却颇有另一种寻常女性没有的韵味,嚣豔跋扈中带着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绝美风采,果然是天生的美人胚子。

        这可不好啊,这小矮子太过引人注目,并不是什麽好事。

        “中也,你觉得我扮起女装会不会比你更漂亮啊?”太宰治认真的问,开始打起换个人男扮女装的主意。

        “哈?你说什麽混话?”中原中也只是嗤之以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总看着我发呆,任务结束後我绝对要把你打成残废。”

        太宰治笑了笑,目光灼熠,“我随时奉陪。”

        可惜最後中也没有将他打成残废,因为受伤的又是中也,中也为了救太宰治,与持枪的狙击手扭打起来,因此手腕脱臼。

        当晚任务结束之後,太宰替着中也褪去那件鱼尾裙,橙发少年弯身拾起裙子时,光裸白皙的後背浅浅弓起两片细致漂亮的蝴蝶骨,几乎要从薄薄的肌肤挣扎破出,像是蝴蝶破茧那般的惊心动魄。

        尸蝶破茧而出的景象也是这麽美丽的吧,太宰治猜测着,尽管他只见过尸蝶喝脓饮血的贪婪模样,着实令人反胃作呕。

        中也直起身子,把裙子递给他,太宰治却缓慢地凑上前,微微托起中也的下颔,探舌舔舐他唇上那抹艳丽灼目的鲜红。

        唇彩苦涩黏腻的味道在唇舌间化开,他不满的皱起眉头,退开几步嫌弃地说,“好苦的味道,果然不是甜的。”

        中原中也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自己要舔还嫌苦?有病吧?”

        太宰治只是笑了笑,并不打算解释刚才舔唇的动机。

        然而现在回想起来,太宰治猛然察觉,一直以来都是中原中也将他从死亡边缘拉回来,尽管他们总是恶言相向,中也却没有一次是真的把他打成残废的。

        中原中也纵容他的玩闹,包容他的寻死觅活,所以他——

        所以他又能回报些什麽?

        太宰治闭上双眼,又再度睁开眼睛,回过神来後,这才发现一只枯红尸蝶早已翩然飞来,停驻在橙发青年眉宇之间,正轻巧悠缓地扇动着蝶翼。

        太宰治小心翼翼伸出手指,想要捏住尸蝶那对脆弱的翅膀,但尸蝶却又倏地飞开,不让他有捉住牠的机会。
       
        更可怕的是,不知从何处出现的一大群尸蝶疯狂蜂拥而至,团团包围住了蜷缩在墙角熟睡的中也,枯红参杂着些许黑黄的大片蝶群紧紧扑上橙发青年,如饥似渴的争相想要饮脓嗜血。

        太宰治愣愣看着眼前的景象,好了半天,才伸手用力挥赶那些尸蝶,尸蝶们也跟着受惊地振翅飞起,顿时眼前尽是一片纷乱嘈杂而色彩斑驳的交织景象,还混有着属於腐尸浓郁刺鼻的气味。

        “中也?中也?”太宰治用力摇晃中也的肩膀,想确认他是否还活着,“听见声音就马上回答我,听到了没?”

        “吵死了……还没死呢……”中原中也被他粗蛮的动作摇醒,有些咬牙切齿地说,“还不快放开我,都快被你摇死了!”

        听见中原中也的回应,太宰治才慢慢松开了手,怔然盯着自己的双手,不知所措。

        总有一天他会被自己给逼疯吧?太宰治的手悄然攥紧成拳,指尖深深地陷入掌内,像要刨出血肉般的狠劲,藉由疼痛逼迫自己保持冷静,他开始觉得头晕目眩,感官逐渐冰冷麻木,耳鸣嗡嗡作响,这种几乎要窒息灭顶的濒死感让他完全喘不过气来。

        “——太宰?太宰治?!”

        模糊之中,太宰治听见中原中也一直在喊他的名字,可他已经无法开口回答了。

        真正要死去的人,明明是他呀。

        ***

        之後尾崎红叶派出的後援顺利在时间内赶到,将昏迷的两人送回港口黑手党进行治疗,而太宰治在经过一番身体检查後,医生发现他以前曾经服用过大量新型迷幻药尝试自杀,结果却自杀未遂,也因此留下轻微後遗症,也就是那所谓的尸蝶幻潮。

        ——那一年,太宰治不过17岁。

        太宰治这一切怪异的行为都能够解释了,只是中原中也仍旧想不通,为何他能够透过太宰治眸中倒映的景象看见那奇异的细小生物?

        到底是真是假,他无从得知,即使问了太宰治,他也始终得不到太宰治的回答,甚至还反被嘲笑好奇心旺盛,心智不够成熟难怪长不高。

        於是他一气之下,决定把红叶大姐养在角落的那盆黑色曼陀罗送过去给太宰治,这也是好心给予太宰治有吞食毒花自杀的机会,说不定那家伙还会开开心心地跟他道谢呢。

        只不过跑到庭园找到曼陀罗时,中原中也不由得愣住了,因为那盆黑色曼陀罗不知何时便开始腐朽枯萎了,蜷皱黑黄的花尸就这麽葬身在那片长满虫子的污浊黑土之中,死得无声无息——

      
   
     

            
【END?】


       
###

生病中打出来的东西都好阴郁,而且这篇还是边睡边打出来的,生病真的蛮容易疲倦的(´д⊂)

如果愿意留下评论请留言,之後也会慢慢回覆的( ´Д`)=3




评论(4)
热度(66)

櫻影晴

湾家人,同人写手
我的QQ:3347291267
☑可喂食
☑亲和力
☑微蠢萌

© 櫻影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