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影晴

【太中/双黑】关於爱这件事

*双黑太中
*用爱谈人生
*四十米長糖刀
*迟来的情人节贺文

====================================

        太宰治出了车祸。

        经过医院一番抢救後,他的命救回来了,只不过讽刺的是,他多次自杀未遂也顶多只受一点小伤,却在那场意外车祸导致终身双眼失明。

        从医生那儿得知了太宰治的双眼状况,国木田独步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麽才好,而那位车祸伤患只是睁着一双失焦朦胧的鸢色眸子,安静地对他笑着,脸上的笑容让人完全摸不清虚实。

        “国木田君。”黑发青年坐在病床的床沿上,徐徐开口问道,“我的双眼再也无法恢复视力了吗?”

        国木田独步没有说话,或许该说,他挤不出任何一点声音了。

        太宰治失去了他的双眼,医生特别告诫他,有些病患接受不了自己双眼失明的事实,便会企图自杀寻死,况且太宰治无法利用与谢野晶子的异能治疗伤势,根本没有恢复视力的可能性。

        於是国木田独步选择说谎,低低地说, “当然,之後会好起来的,你这家伙可别胡思乱想。”

        闻言,太宰治沉默许久,才笑了起来,“哦,那麽我就放心了。”
 
   
       
        ***

        侦探社与黑手党协议停战已有几年的时间,这时候侦探社的社员、黑手党的前干部出了车祸,港口黑手党总该表示点什麽。

        中原中也奉首领的命令前来拜访侦探社,双方稍微客套的寒暄几句後,中也才得知了太宰治目前正独自一人在漩涡咖啡厅里待着。

        他搭电梯下去至一楼的咖啡厅,甫一踏进漩涡咖啡厅,远远的便看见太宰治坐在角落的沙发椅上,手里端着一杯黑咖啡,双眼微阖,纤细浓密的眼睫在他脸上落下浅薄翦影,白皙修长的手指勾住白瓷杯耳,半张线条优美的侧脸隐入黑暗,几缕发丝调皮地微微翘起,另一半侧脸则是暴露在由窗映入的金黄阳光下,衬得他的肤色愈加苍白了,五官轮廓顿时深邃起来,俊美得几乎令人迷眩神智。

        乍然一看,太宰治似乎还是以前那个风流英俊玩世不恭的男人,彷佛太宰车祸双眼失明什麽的只是侦探社故意闹出的玩笑罢了。

        中原中也并未做出任何反应,他在太宰治对面的沙发椅上落座,同时将捧在手中的百合花束放在太宰治的手边,淡淡地道,“你的身体恢复得如何?”

        “哎呀,果然是中也来了,一听脚步声就能判断出来呢。”听见他的声音,太宰治放下手中的咖啡,笑眯眯地说,“放心,我身体挺健康的,除了眼睛偶尔有点刺痛,其馀倒是没什麽大碍。”

        中原中也轻嗤一声,“不错啊,至少耳朵还听得见。”

        闻言,太宰治歪了歪脑袋,唇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当然,现在可是我难得最虚弱的时候,中也能够趁机杀死我的大好机会呢。”

         “杀死一个双眼失明的废物,对我来说不是什麽值得骄傲的事,况且现在杀了你,等同是向侦探社放肆宣战。”中原中也不为所动,今天到侦探社的目的本就不是来打架闹事,就算太宰的话再怎麽诱人,他也不会轻易出手杀死对方。

        太宰治笑得眉眼弯弯,并没再多说什麽,伸手招来咖啡厅的女服务生给中也点了一杯黑咖啡,两人能够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喝咖啡倒是难得一见的情景,以往他们总要斗得你死我活不可,恨不得掐死对方,可现在中原中也没那个心情了。

        心疼吗?不,他不心疼太宰治,但可以勉强与同情沾上边,他承认自己是有那麽点遗憾,毕竟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纵使那些日子不怎麽愉快,昔日搭档的信任与默契却是不是作假的。

        “你还好吗?”不知怎麽地,中原中也突然忍不住想问出这个问题,“眼睛……现在会疼吗?”

        太宰治垂下眼簾,有一下没一下地拿着咖啡匙搅拌杯中的黑咖啡,但他完全没有察觉自己搅拌咖啡的力道过大,溅出了少许的褐黑色的水滴。

        “疼啊。”他说,“我这个人不怕死,就是怕疼,眼睛被阳光照射到时便又是一阵疼痛,也因为如此,我的感官变得更敏锐了,我可以从中也的呼息深浅判断出你的情绪起伏,甚至你做出任何一个动作,我都能准确的解读你正在想些什麽。”

        说完,太宰治冲着中原中也弯了弯狭长漂亮的鸢色桃花眼,只是仔细一看,那双失焦涣散的鸢眸蒙上一层白蒙蒙的淡薄雾气,简直像是行尸走肉似的,尽管他笑着,从他的眼里却感受不到任何一丝活人的生气。

        太宰治抬手将咖啡慢慢地移到一旁,丝毫不理会咖啡盘在桌面上磨刮出冰冷刺耳的叽哩声响,继续道,“我知道我的双眼已经彻底瞎了,在这几天中开始认真思考一些问题,虽然试图抗拒了那所谓的答案,但最终只能坦然接受这个事实,因为无论我怎麽兜兜转转,最後得到的答案永远只有一个。”

        中原中也静静地望着他,眸底越发深沉,好了半天才启唇问道,“什麽答案?”

        太宰治仅是浅浅一笑。

        “救救我啊,中也。”

        给我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

        中原中也一有空就会过来侦探社探望太宰治,而太宰治则是在社长的特许下继续待在侦探社中帮忙处理杂务,偶尔江户川乱步不在时,他还能帮忙动脑筋出点力,倒也不是什麽难事。

        某日,中原中也给太宰治买了一只柴犬,太宰治虽然一脸嫌弃,却仍是接受了下来。每次在街上遛狗时,他便动作笨拙地牵着那条胖嘟嘟的柴犬,嘴里还故意不停喊着“喂呀中也你的腿那麽短还跑得这麽快爸爸跟不上啊”。中原中也得知这件事後,自然是出手痛揍了太宰治一顿。
 
         太宰治基本上每天都是无所事事的空閒状态,总牵着那条柴犬到处磕磕碰碰地满街跑,也不管自己摔跤多少次、添了几道新伤,就是喜欢一直往外跑,他心血来潮时便屁颠屁颠地牵着狗到黑手党总部大楼旁边蹲守,乖巧的坐在那儿等中原中也下班,然後两人再一起慢悠悠地遛狗回去侦探社。
       
        双眼失明确实让太宰治在生活上陷入相当不便的窘境,虽然住在侦探社的员工宿舍还能让中岛敦与泉镜花帮忙照顾,可长久下来也不是办法,於是太宰治三十岁那年,便自个儿收拾行李搬到中原中也那里住了。

        毕竟中原中也终究是他最熟悉的人,某种程度上能给予他一定的安全感。

        自从太宰住过来後,中原中也开始逐渐缩短加班的次数,有时候会提早结束工作回家,跟太宰治一起吃个饭。晚上睡觉时,那个无赖鬼就会硬要蹭过来跟他挤在同一张床上,中原中也嘴上骂骂咧咧着,但还是包容了太宰那几乎是撒娇的行为,放任他在自己的床上胡乱翻滚发出无意义的怪叫声。

        比起争锋相对,中原中也突然觉得没必要把这种相处模式持续下去,那根本就是在浪费生命,还不如换个方式试着与太宰治和平共处,或许还能从中得到另一种别样的乐趣。

        他从来不曾深入了解太宰治这个人,可太宰治失明之後,他变了,像是一个尝试碰触幸福的又害怕受到伤害的稚气孩童,小心翼翼地闭着双眼,以另一种方式为自己寻求救赎。

        太宰治双眼失明并非是一件坏事,他闭上了那双能够看透人心的鸢色眸子,以其他的感官感知世界,那是相当陌生新奇的体验,这让太宰治又对这世间多出那麽一点眷恋与期待,起码不再嚷嚷着要自杀殉情,也有一阵子没做出任何自杀的危险举动了。

        太宰治同居开始後便戏称他们两人目前的关系就像老夫老妻,同进同出的,还睡在同一张床上,中原中也想了想也觉得挺像的,这几年来黑手党的势力逐渐强大,他这个黑手党干部不像以前那麽忙碌了,提前来模拟一下退休生活也不错。

        送给太宰的那条柴犬就养在屋外的庭院,太宰老叫牠中也,中原中也懒得再理会太宰治的幼稚行为,只管叫那条狗小儿子,就当他有个中也小儿子吧,反正这狗相当乖巧,多一个中也小儿子倒是不吃亏。

        他们这一同居就是好几年,久到连中原中也自己也有些不可思议,竟然能与太宰治和平相处那麽久,没有起过什麽太大的冲突。

        有次太宰治忽然问自己是否还讨厌他,中原中也思考许久,觉得这问题可深奥了,人与人在一起总会生出一点感情啊,说喜欢吗?若觉得说喜欢太矫情,那麽就说是爱吧,可若又觉得单单只说一个爱字太敷衍了事,那麽又该怎麽说才好?

        於是他笑了,笑得既肆意又痞气,“太宰,这些年我宠你宠得还不够?那麽你希望我该如何爱你才好?”

        人类这个生物真是奇妙,他们活在一种妙不可言的等待中,等待随便哪种未来,最後总有一位让你奋不顾身去爱的人出现在你的生命中,让你疯,让你狂,等待本身就是一种爱情,因为想爱,所以愿意燃尽生命去耐心等待。

        多年之後,我发觉自己甚是爱你。
         
        他们这些年会一起慢慢变老下去。中原中也时常在想,如果他先死去的话,太宰恐怕会受不了吧,所以为了不让太宰治想不开,他经常独自坐在书房里头,抽屉里放了数支小型录音笔,把想说的话都录进去,然後再一个个分别塞入信封,将一大叠的信交给部下,吩咐他们在自己死後一周一周的交给太宰治,绝对不能中断。

        然而就在某天盛夏的午後,他们养的那条柴犬小中也死了,牠小小的身躯蜷缩在草地上,在睡梦中安详地去了,他们一起把柴犬埋入庭院的角落,太宰治蹲在一旁,面无表情地闭起双眼,听着中原中也弯身将泥土覆上的细碎声响,然後安静的垂下头,不知道脑中在想着什麽。

        隔年,中原中也的身体开始逐渐虚弱,容易头痛疲倦,他多次为港口黑手党出生入死,也动用数次自己那具有毁灭性的重力异能,身体早已不堪负荷,他咳嗽总会狼狈地咳出血来,染了一手鲜血,这些种种迹象都代表着自己的生命即将耗尽。

        中原中也其实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只是他以前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死心塌地的爱上一个人,那些情情爱爱的情诗书籍在他眼里看来都是酸腐愚昧而不切实际的,等到亲身体会了,才能明白人们用文字编织出来的爱情是多麽触动心弦,等到真正爱上了,又觉得那是任何文字都无法体现出来的惊心动魄。

        曾经有人说过,人们会用一分钟去认识一个人,用一小时的时间去喜欢一个人,再用一天的时间去爱上一个人,最後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忘记一个人。

        中原中也用了五年的时间去认识太宰治,用四年的时间去喜欢太宰治,再用十年的时间爱上太宰治,最後在生命迎来终结之时,却怎麽也不愿忘记那个他倾尽一生去爱的无赖男人。

        人类一天平均接触两百次的谎言,他却在这满是谎言的世界遇见了太宰治,多麽荒唐,却又多麽地奇妙。

        多年之後,我发觉自己甚是爱你,那个姓太宰名治的男人。

        ***

        中原中也离开的那个秋末,太宰治开始陆陆续续收到好几封信,没有贴上邮票,像是被人直接投入信箱的,每一封信都放着一支录音笔,他起初半阖着眼摸索了半天还不太明白那是什麽,直到不小心按到播放键,属於中原中也低磁平稳的嗓音随即传出,他这才明白,这些都是中原中也为他准备的。

        「初次使用这种录音笔,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什麽才好,如果说了什麽奇怪的话,你这混蛋就不必嘲笑我了,总之请多多指教了,搭档。」

        「今天红叶大姐问我为什麽买了这麽多录音笔,我只随口说了一句为某个自杀狂魔准备的,红叶大姐自然是不太明白我的意思,不过就算解释清楚了,也只会被斥责不许准备这些晦气的东西吧?啧,管他的。」

        「我突然想起我们当年初次见面的时候啊,你那时跟我差不多高,也只矮了你一两公分,你张口就喊我矮子,那时我就在想这没礼貌的小鬼怎麽可能是森医师的徒弟,可慢慢认识你之後,又不得不承认你挺有两把刷子的,不过你这个人真倒楣啊,最後还不是栽在我这个矮子身上?」

        听到这里,太宰治忍不住无声的笑了起来,他听完了这支录音笔的内容,又接着换下一支录音笔,内容也越来越长了。

        「今晚回家前又让属下替我买套子去了,你他妈为什麽双眼失明还能做爱?不说了,真火大,属下提着袋子回来时,让我小心注意身体,别纵欲过度。
        去你的,明明就是你才纵欲过度,难不成当我是禽兽吗?」

        「今天身体不太舒服,不过为了瞒着你录音的事,我还是起了大早去工作了,在办公室里独自一个人录着音,这种感觉很奇妙,只有我一个人叨叨絮絮的说着话,我头一次觉得自己是个聒噪的人,竟然一个人也能说出这麽多话。
        顺带一提,今早起床时,看见你踢掉了被子,大半身子露在外头,还是我替你盖的被子,都多大的人了还会踢被子,你难道是小孩子吗?越活越回去了啊。」

        「我不知道最近怎麽了,似乎越来越多愁善感了,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开始越来越虚弱的原因。
        我并不如你,口才好又善於说情话,虽然成天与你相处也算得上耳濡目染学到了一些,但这也足够了,如果我说的这些话能让你有了活下去的动力,那我也不算白费力气了。」
       
        听到这里,太宰治轻轻吐出一口气,他心里想着,如果这些话从那个矮子嘴里亲口说出有多好?录音笔终究没有本人亲口说出来那样的有诚意啊。

        他慢慢地抬起手按了按眼角,指尖同时触及到湿热的液体,沿着他的手指滑入指缝,太宰治这才恍惚地察觉到,自己的情绪正在处於无法控制的状态,根本难以平定下来。

        「太宰,如果我死了,别怪我那麽残忍丢下你一个人,其实我根本舍不得,也放不下。」

        「你要我说几遍爱你?十遍?一百遍?我都愿意,但当你费尽心机想要自杀寻死时,先想想我说过的话,别蠢到让我气得从坟墓爬出来掐死你。」

        「我曾在破碎的梦境中一遍遍描绘你的五官,深深地、慢慢地一笔一划,这麽一来在我死去时才能深刻的记住你,蓬乱的黑发,鸢色的双眼,满身的绷带,总喜欢跟我耍赖斗嘴,总喜欢靠在我怀中安稳入眠,总喜欢不断地唤着我的名字,那个让我至死都不会忘记的太宰治。」

       「我们总在不知不觉中被时间推行向前,被迫成长,被迫变老,被迫讨厌一个人,被迫爱上一个人,就算明日变成了今天,今日又变成了昨天,在时间流逝之中逐渐把那些记忆抛至脑後,可打从我们相识的那一天起,我就不曾忘过你,即使我死了,我也依然不会忘记你,这份记忆将会随着我入土安眠,尘封永世。」

       「你若容颜衰老,我也不会嫌弃你,只要你能安安稳稳地活到最後,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太宰治手里握着最後一支录音笔,手指慢慢攥紧了起来,那个迟钝的矮子还是那麽罗嗦,说了那麽多舍不得他的情话,到底是看了多少本情诗学来的?
       
        中原中也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教他什麽是爱,甚至就连死後,也不愿就这麽轻易离去,他留下了几支录音笔,为了失明的太宰治,细腻而深切的阐述自己深藏於心的真实爱意。

        在那之後,太宰治经常去漩涡咖啡厅,同样点了一杯黑咖啡,同样独自坐在咖啡厅的角落,想着当时他向中原中也求助时,中也脸上究竟是怎样的神情,是鄙夷?还是无奈?抑或是一脸莫名其妙?

        他绞尽脑汁想了半天,却又释怀了,这不重要啊,反正最後他们在一起了,这不就是最好的结局吗?
       
        太宰治来世一遭,遇见了那个橙发蓝眼名为中原中也的矮个子,中间他们分离了一段时间,各自走着陌生的路,看着陌生的风景,然後在某个不经意的意外当中,再度与对方相遇。

        一生当中该要有一次为了某人学会如何去爱,不求结果,不求相爱,不求回报,不求拥有,这样一来才能从中明白爱为何物,关於爱这件事,从来无法云淡风轻地以任何只字片语轻易带过。

        感谢上天,让我在这场黯淡寂寥的人生里,遇到你。

      





  

【END】

###

我从未写过这麽温柔的中也,也从未写过那麽孩子气的太宰治,我可能崩坏了角色,写了一堆可能毫无意义的话,却从不一样的角度中看到了不一样的他们。

如果也惹哭了你们,我很抱歉,可我真的很喜欢这篇,因为我把我所知道所看到的许多人生道理与科学依据都写进去了。

虽然已经过了,但最後还是要在这里祝福各位情人节快乐,谢谢耐心看到最後的妳们。

评论(48)
热度(451)

櫻影晴

湾家人,同人写手
我的QQ:3347291267
☑可喂食
☑亲和力
☑微蠢萌

© 櫻影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