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影晴

【太X自】您的好友[殉情狂魔]已上线

*太宰乙女
*正文的某一幕
*女主撩汉高能
*礼拜日晚上匆匆赶出来的
*所以写得不太好

============================

    荻野真独自一人离开了宴会厅,从肩背包里头拿出一盒香烟,她挑了其中一根,用打火机点燃烟头,随後叼在唇边,将双臂搁在阳台栏杆上,望着外头的景色,疲倦地抬手把额前发丝往後捋去。

     今天一大早就开始着手准备布置宴会厅的工作,并且负责监督整个婚宴场地的布置工程,若不是这位藤木小姐是她的熟客,否则她是不会接下这个委托的。

    「怎麽跑出来了?」

    突然,身後传来一道清冽悠柔的嗓音,语气里带着些许笑意,荻野真看也不看,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太宰治来了。

    太宰治慢腾腾地步至她身旁,双手插入西裤口袋,跟着她一起望向外头的湖水波光粼粼的景色,不禁餍足的轻轻叹息一声,伸手拉松领带,一边开口问道,「怎麽?觉得累了吗?」

    荻野真拿下叼在唇边的烟,慢慢吐了一口气,「一大早忙得足不沾地,怎麽不累?倒是你,这里对你来说简直就是天堂,许多漂亮的小姐们光看到你都要疯了呢。」

    「讨厌啦,把我说得这麽受欢迎,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太宰治笑弯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目光灼熠,「那麽……我可以把妳的话当成吃醋的发言吗?」

    荻野真凉飕飕地瞟了他一眼,细眉微挑,「优秀的男人多得是,只要我想要,没有什麽得不到的,何况我不缺钱,勾勾手就有漂亮男人贴上来,至於你呢?你又算哪根葱?哪株草?」

    太宰治苦着脸,「哎,把我说得这麽一文不值,我好歹也是黄金单身汉,还是个人见人爱的优秀男人呢。」

    她没理他,扳着手指替他数,「你看看自己,没钱、没房子,而且还是自杀狂魔,遗产估计也没多少东西,顶多几箱破绷带吧,空有一张好皮囊,你还能干什麽?中也那小子除了比你矮,其馀条件甩你十条街啊。」

    太宰治闻言,忍不住捂住胸口,装模作样露出受伤的可怜表情,「荻野,妳这句句都在戳我痛处啊,而且为什麽要拿我跟那个小矮人比较呢?」

    荻野真嗤笑出声,「你一天到晚戳中也痛处,我都没跟你计较了,竟然还反过来不准我伤害你?拜托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好好看看自己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啃了?」

    太宰治知道自己说不过这个总是一针见血毫不留情的女人,便老老实实地噘起嘴,歪下头用脑袋蹭了蹭她的肩膀,荻野真也懒得理会他,迳自吞云吐雾地抽着烟,漫不经心。

    「荻野。」突然,太宰治说,「有时候我还真看不出来妳到底在想什麽。」

    荻野真只是胡乱地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语气散漫,「噢?这难道有什麽不好吗?」

    太宰治直起身子,鸢褐色的桃花眼幽沉了几分,他唇角一扬,轻声的说,「是不好啊,像是妳刻意替我生了个儿子,独自抚养正树长达四年的时间,哪个女人会故意跟男人发生了关系後又突然消失的?」

    荻野真手里捏着燃到剩不到一半的菸,若有所思地半眯起眼,好了一会儿,她才道,「我也不过只是单纯地想生个可爱的孩子,单纯地想脱离一切过着自己的生活,这有什麽不对吗?」

    太宰治听到这里,正想说些什麽,但荻野真抬手阻止了他将要说出的话,慢悠悠的开口了。

    「只可惜我眼光太差劲,看上眼的对象非得要是黑发鸢眸、绷带缠身的穷小子,想上的男人非得要是一个笨拙且总不好意思接受他人好意的大傻瓜,孩子的父亲非得要是那个姓太宰名治的脑残男人,没有这些条件,我是看不上眼的呢。」

    哎呀,糟了。

    太宰治感觉自己的心脏陡然一震,随即扑通扑通地疯狂地跳动了起来,是欣喜?不完全是,但这可以称得上是心动,他不得不承认,荻野这一番话确实撩得他心花怒放。

    见他咧嘴露出大大的笑容,对着自己嬉皮笑脸的,荻野真手指轻点烟头,抖去上头的灰烬,凉凉地说,「你啊,别老是笑得那麽恶心。」

    太宰治抿嘴,但那双柔光潋滟的狭长鸢眸依然含着浅浅笑意,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亲爱的,就算笑得再恶心,妳还是喜欢我的。」

    荻野真:「……」

    是啊,喜欢这个死皮赖脸的男人,她也是认了。
   


###

假日码字匆匆码出来的,最近开始在念书啦(´д⊂)


评论(4)
热度(64)

櫻影晴

湾家人,同人写手
我的QQ:3347291267
☑可喂食
☑亲和力
☑微蠢萌

© 櫻影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