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影晴

【中敦】残春 (上)

*温馨向
*和风狐妖paro
*敦小正太
*白色情人节贺文
*很早之前写的,就凑合着当贺文吧(??

===================================

        村子後山里头有一座废弃多年的神社,在村内也有不少关於这座神社的鬼怪传说,但里头是否真的有鬼怪,村人也无法证实,然而最广为人知的,便是蓝眼狐妖的传说了。

        中岛敦还记得村里曾经来了一个英俊漂亮的说书人,总顶着那头招牌蓬松黑发以及满身绷带在村里到处蹭饭,许多姑娘都为这位说书人倾心不已,各个都央求着说书人给她们说故事,当时说书人就讲了个关於蓝眼狐妖的故事,并且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见过蓝眼狐妖,那个狐妖多矮个头多小脾气多差,造成所有人对那狐妖有奇怪的遐想,那只蓝眼狐妖个头跟侏儒没两样、长相奇丑无比、脾气暴躁,总之就是比妖怪还像妖怪的生物,跟传说中的狐妖简直天差地远。

        只是没多久,那个英俊的说书人在村旁的小河投河自尽了,听说死状极为凄惨,村人们更是对那个蓝眼狐妖多了几分猜忌,怀疑是说书人道出狐妖长相其貌不扬的实话而惨遭辣手摧花,好端端一个漂亮的小伙子就这麽没了。

        村里一片风声鹤唳,谁也不敢再提到矮子狐妖的传说,蓝眼狐妖就是个禁忌话题,哪个小孩不乖不听话,大人就恐吓道,哦、你不乖,某个妖怪会诅咒你长不高变矮子哟。

        中岛敦倒是对这个蓝眼狐妖没有太多的猜想,事实上,他早已见过那名蓝眼狐妖,发现跟那个说书人叙述的相差甚远,他经常瞒着村长偷偷摸摸跑到後山的神社去找蓝眼狐妖,倒也与狐妖认识有三个月的时间了。

        迈着小短腿,中岛敦一路朝着後山的废弃神社奔去,小脸因为奔跑染上红扑扑的红晕,待他跑到神社时,他弯下身呼哧呼哧地喘息着,缓过气来後,才张口软软糯糯地喊着,“中也先生,我来看你了!”

        话刚落,眼前废弃神社的景象忽地开始扭曲变形,一阵不小的清风以以神社为中心扩散而出,吹得林间树叶飒飒作响,同时重新出现在中岛敦面前的,是一座高大庄严的神社,一名外貌年轻俊美的橙发男人站在神社的屋檐下,手指端着细长漆黑的烟杆,蹙起好看的眉头,语气不悦地吐出一句,“小鬼,别这麽大吼大叫的。”

        男人身穿一身芙蓉色的直襟单衣,衣服的垂感极好,袖口镶绣着暗红流云纹滚边,柔软细碎的橙发披散在肩上,五官轮廓犹如工笔描绘,白肤玉容,眉眼如画,狭长清隽的浅月凤眸是锋利剔透的幽蓝色,浑身气息带着一种直挠人心的淡薄豔魅,勾魂摄魄。

        中岛敦一时看呆了,每次看到中也先生都会忍不住被他的外貌给惊艳一番,如同传说中对狐妖的描述,能化形成拥有美艳外貌的人类,他唯一不明白的是,那个说书人为何要刻意把中也先生营造出丑陋妖怪的形象?该不会是嫉妒中也先生长得比他好看吧?

        踏过生着些许青苔杂草的青石板,中岛敦一蹦一跳地来到男人面前,仰起头望着他,紫金色的大眼睛弯成月牙状,两颊露出可爱的梨涡,“中也先生,今天咱们村里的叔叔们猎到一头野猪了呢,看起来超——大的!”

        他张开双手比划着野猪的体型大小,似乎是第一次见到体型巨大的野猪,十分兴奋。

        “你跑来找我就是特地来跟我说这些?”中原中也慢慢吐出一口气,语气无奈地说。

         这小鬼头总是三不五时地往他这边冲,他不是没想过用外头设下的结界把这小鬼挡下来,但想了想又觉得於心不忍,便解除结界让他进来了,况且有时候小鬼跑来找他时,身上还带着一些瘀青伤痕,更严重的是那种不断渗出鲜血的撕裂伤,他猜测是村里的孩子欺负他留下的伤势,不过这小鬼却只是吞吞吐吐地解释说这是自己不小心撞出来的。

        这种鬼话,谁信?

        “话说回来,中也先生认识一个叫做太宰治的说书人吗?”中岛敦突然想起那个说书人投河自尽的事,便小声地问,“那个说书人先前在我们村旁投河自尽了呢。”

        中原中也听着他的话,不禁嗤笑出声,“这倒是有趣了,小鬼,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小男孩噘起嘴,嘟嘟囔囔着,“村里的人都说是蓝眼狐妖干的,我可不觉得中也先生会做出这种事……”

        虽然中岛敦的声音很小,但中原中也还是听见了,他不知怎麽地,竟然有些愉悦的扬起唇角,心情大好。

        “放心吧,那种小杂碎我根本不放在眼里。”中原中也凉飕飕地说,“再者,也不过是一个短命人类,不值得我亲自出手弄死他。”

        中岛敦闻言只是歪了歪脑袋,不太能理解,“但是那个说书人总说中也先生矮得像侏儒,与河童是血亲关系——”

        狐妖手指一抖,差点折断了端在手中的烟杆,气得额间青筋直跳,“那个叫太宰的混帐人类真的这麽说过?”

        中岛敦见他这麽生气,不敢再多说什麽,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用力地摇摇头。

        中原中也伸手狠狠揉捏着小男孩的脸颊,继续咄咄逼人的问,“小鬼,那个死人还说了什麽?别给我装傻!”

        中岛敦可怜巴巴地发出模糊不清的呼噜声抗议着,白嫩的脸颊都被捏得一片红彤彤的。

        蹂躏了一番小男孩的脸颊,也问不出什麽结果,中原中也拂起和袖,发出一声冷哼,“罢了,反正人都不在世上了,没必要为了个死人大动肝火。”

        看中原中也似乎还是不太高兴的模样,中岛敦局促不安地拉拉他的衣袂,“中也先生别这麽生气,明天我带小礼物给你好不好?”

        他忍不住气笑,“你送过来的小礼物多半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还是别送吧。”

        中岛敦鼓起腮帮子,委委屈屈地垂下头,小孩子都是将自己的心情表现在脸上,即使他低着头,中原中也仍是捕捉到了他低下头前,露出的颓丧神情。

        狐妖懊恼的拧起眉头,他本来就不擅长与人类小孩相处,这下可好,这心灵脆弱的小鬼似乎快哭出来了。

        他清了清嗓子道,“好吧,我也不是不能收下——”

        话还没说完,眼前的小萝卜头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斗志昂扬的仰头看他,“中也先生!我知道要送什麽了!”

        说完,中岛敦风风火火的扭头就跑,中原中也张着唇,好了半天才挤出两个字,“……礼物。”

        望着小男孩越跑越远的身影,中原中也耸了耸肩,也不在意,端起手中的烟杆轻吸一口烟,狭长的蓝眸慵懒地微微眯眼,唇角扬着若有似无的弧度。

        ——看来还是早些把结界修改一下吧。

        ***

        与中岛敦认识起码有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了,对人类来说这三个月不算短,但对於中也来说就是一瞬间过去的事了。

        中原中也习惯了白发男孩迈着小短腿朝这儿奔来的脚步声,也习惯了中岛敦稚嫩的童音在旁边叨叨絮絮分享村里的趣事,这倒是让他漫长的生命当中多了一点什麽,有个会说话的人类孩子在身边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倒也不是什麽坏事,就是吵了点。

        只不过自从那天中岛敦说要带礼物给他之後,小男孩像是突然凭空消失了,这几天都不再跑来这里,不得不说,他忽然觉得不太习惯,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小鬼头欢快的笑声,但转头一看,这才发觉是自己幻听了。

        中原中也刻意多等了五天,终於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安,压抑自身的妖气,也收去了狐耳狐尾,将自己扮作成一般的人类男子,慢悠悠地准备下山去了。

        只不过才刚步出自己在山边周围布下的特殊结界,中原中也眸光一凉,蓦地察觉到了山下有一股陌生的气息,同样是妖,他自然敏感地得知对方也不是什麽善类,极有可能正盘踞在小鬼头的村子里。

        待中原中也来到中岛敦的村子後,看见一大片浓厚白雾掩盖了整个村子,完全看不见尽头,并且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妖气,这气息相当不讨喜,尤其对中原中也来说,这简直是一种变相的挑釁。

        中原中也漫不经心地端起手中细长精致的烟杆,轻轻吸了一口烟,随後张唇悠缓吹出一缕淡薄轻烟,那缕轻烟越飘越远,一点一滴地融入了掩盖住整个村子的浓厚白雾,倏地白雾猛然一散,像是被什麽东西给震开似的,迅速地驱散了整片浓雾,村子里的景象一览无遗,中原中也这才看清了村子里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少数的男人女人倒在路边,已经死去多时,而牲畜与几位幼童也同样倒在一旁,但不一样的是,幼童们的尸体都是形成乾尸状态,七窍流血,双眼暴突,死状惨烈。

        早在几天前,这座村子便被妖怪当作吸食精气的粮食给屠村了。

        妖怪灭村并不是什麽稀奇古怪的事,但是中原中也难得有些动摇了,那个浏海剪得乱七八糟的小鬼头去哪了?究竟是死了还是藏起来了?

         就在此时,一道带着颤栗泣声的稚嫩尖叫从远处传来,中原中也眉头深锁,立即足尖一点,便瞬移来到了尖叫声传来的地方,他眼尖地看见白发的小男孩正躲在破碎的房瓦之间,身边还倒着一名满身是血的陌生男人。

         小男孩紧紧死死抓着男人的手指,满脸恐惧的瞪着眼前伏低身子紧盯着自己的漆黑猛虎,嘴唇微微颤抖着,只是恐惧到了极点,他却连一声尖叫都喊不出来了。
       
        刚刚就是这只妖怪杀了村长,要不是村长保护了他,否则死的就会是自己了!

        但中岛敦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那只黑色猛虎睁大那双泛着腥红血丝的灿金瞳孔,後腿猛力一蹬,张开血盆大口朝他扑了过来,小男孩不禁用力闭上眼,抱紧村长的尸体,害怕地全身哆嗦直抖,但是等了许久,就是没有感受到任何一点被撕咬的痛觉。

        “——小鬼,这次你可是欠我欠大了。”

        温热滚烫的腥甜液体一滴一滴地落在脸上,灼痛了敦的肌肤,小男孩傻愣愣的睁开双眼,发现数天未见的狐妖正挡在他身前,节骨分明的手指紧握着漆黑猛虎的獠牙,也因为男人硬生生地挡下了猛虎的攻击,那一排白森森的锐齿划伤了他的手臂,顿时血流如注,鲜血淋漓。

        “中也先生,你的手臂受伤了……”中岛敦呆呆的望着他,下意识的伸手抓紧了中原中也的衣袂,眼泪也跟着一滴滴地溃堤而出,“中也先生,这里很危险啊,赶快离开这里……”

        “很危险?我看你这才叫危险。”中原中也侧过脸看他,忍俊不住的冷笑两声,“小鬼,现在别想顾虑我了,给我滚一边去,我要开始清理善後。”

        中岛敦呆愣半晌,才抬手胡乱的抹去眼泪,吸吸鼻子,吃力地使劲拖着村长的尸体往旁边挪动,按照指示离开原地。

        中原中也见他离开了危险範围,又将视线转回那头漆黑猛虎身上,语气冰冷地说,“虎妖,虽然我不知道你屠村的目的何在,可这儿是我的地盘,你屠杀这村的人类,我便要以牙还牙,取你性命。”

        漆黑虎妖眯起那双灿金瞳仁,眼底流露出不屑的神情,牠退开了几步,张口以低沉沙哑的声音回道,“区区一个弱小人类,口出狂言只会让你自食恶果罢了。”

        中原中也闻言,仅是眉宇微挑,一字一句重复了那句话,“区区一个「弱小人类」?”

        话音刚落,他彻底解放了压抑许久的森冷妖气,那一身侵略性十足的浓厚妖气随即倾泻而出,以他为中心点瞬间弥漫了开来。中原中也的薄唇泛起冰凉笑意,迈步朝着虎妖跨出一步,地面骤然裂成蛛网状,而同时引起一阵强劲骇人的风浪,滚滚尘沙,杀气蔓延。

       在黑色虎妖惊惶失措的目光下,中原中也长眸寒冽,磁性的嗓音变得温柔而极具危险,“现在你倒是说说,谁是弱小的人类?”


TBC.

 
###

我卡了一个多月好不容易挤出来了,赘字什麽的别在意,真的(颓废躺

医生说我最近太劳累了,难怪最近都是狂打瞌睡的状态(´Д⊂ヽ

评论(7)
热度(62)

櫻影晴

我這老屁股,一年不如一年啦。

© 櫻影晴 | Powered by LOFTER